Tag Archives: 賽德克.巴萊

賽德克布袋戲 霧社自然史教育館登場

南投縣自然史教育館「原源流傳常設展」揭幕,仁愛國小小朋友演出「賽德克‧巴萊」霧社事件布袋戲。(柏原祥 攝)

【柏原祥/仁愛報導】南投縣自然史教育館「原源流傳」常設展揭幕,仁愛國小學童在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學者及館員培訓下,成了布袋戲高手,演出了「賽德克‧巴萊」霧社事件故事,館方指出,布袋戲相較於舞台劇,機動性強、成本低,一樣能把故事說得活靈活現,未來可能結合鄉土語言,讓布袋戲也能傳達原住民文化。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在仁愛高農校區裡設置自然史教育館,23日原住民主題常設展開幕,除了介紹仁愛鄉各個族群文化,也說明霧社事件發生的過程,並蒐集了了賽德克、泰雅族群獵具、生活器具,科博館學術副館長周文豪指出,「原源流傳」展在霧社開展意義非凡,因這裡是重大歷史事件的發源地,更是瞭解賽德克、泰雅族群文化的窗口。 為了讓小朋友瞭解霧社事件始末,科博館人類學組助理研究員陳叔倬撰寫劇本,並請工藝師製作精緻布袋戲偶,設計翻幕與舞台,曾在2011年在科博館展演,如今原本的舞台道具原汁原味搬到霧社,在館員陳婉姍的指導陪伴下, […]

重返霧社事件現場 漫畫家邱若龍扮「一日導遊」

漫畫家邱若龍重返霧社事件現場,他抽著自製竹製煙斗,隨時菸不離手。(大埔里@報提醒您,抽煙有礙健康)(李休睏 攝)

【李休睏/仁愛報導】「mukan」一詞,是賽德克族對於「漢人」的命稱;就在距今三十餘年前,一位出身苗栗通霄的「mukan」走入仁愛鄉,他是名初出茅廬的漫畫家,以勤奮而誠懇的態度訪問在地族人,靠著自我累積的史料線索進行創作,最終在1990年出版漫畫《霧社事件》、並啟發了日後的電影鉅作《賽德克·巴萊》!這位身分不凡的「mukan」,名叫邱若龍,是今日台灣漫畫界備受推崇的巨匠;而就在四月二十日的當天,邱若龍帶著暨南大學的18位參訪師生來到仁愛鄉,走訪「霧社事件」相關的文化地景。(↑上圖:漫畫家邱若龍重返霧社事件現場,他抽著自製竹製煙斗,隨時菸不離手。(大埔里@報提醒您,抽煙有礙健康)(李休睏 攝)) 當日是暨南大學通識課程「原住民文學」的戶外教學,講師啟明‧拉瓦(泰雅族裔)特別邀約邱若龍擔任活動導覽;當天的參訪行程,依序探訪了人止關、霧社公學校舊址、巴蘭社頭目瓦歷斯‧布尼之墓、霧社神社舊址、荷歌 […]

搶救史蹟 霧社事件殉難者墓碑頂座 流轉下山安息園

「霧社事件殉難殉職者之墓」墓碑頂座與「下山家安息園」,面朝著激滔奔流的北港溪。(洪健鈞 攝)

【洪健鈞/仁愛報導】日治時期霧社事件發生後,當時執政者在仁愛鄉設立「霧社事件殉難殉職者之墓」,這重要史蹟,卻在1972年中日斷交時遭到國民黨政府以「拓寬公路」為由破壞,筆者探訪《流轉家族》出版者下山操子,發現墓地殘留的頂座安奉在下山家族的安息園,搶救遺物的當事人下山一,已與歷史傷痛一同入土。 1972年9月29號,日本宣布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斷絕與中華民國的邦交關係,史稱「中(中華民國)日斷交」;面對如此狀況,國民黨政府於不久後以「拓寬公路段」的理由、破壞位於南投仁愛鄉的「霧社事件殉難殉職者之墓」作為報復,就此毀滅了該一日治時期的重要遺跡。 「霧社事件殉難殉職者之墓」建於1931年,是「霧社事件」日人罹難者的慰靈塔;1930年的10月27號早晨,賽德克族德固達雅群(霧社蕃)的反抗勢力攻襲周遭駐在所,並前往正在舉行運動會的霧社公學校,展開針對「日本人」的計畫性砍殺,揭開了「霧社事件」的悲劇 […]

賽德克第一人 普乎克‧畢夫文面延續傳統

【柏原祥/埔里報導】仁愛鄉互助村清流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普乎克‧畢夫(漢名張正義)在50歲這年,感應到祖靈召喚,17日在刺青師的協助下,額頭及下巴刺上象徵賽德克勇士的圖騰,他很感慨,文面的傳統幾乎在賽德克族群裡消失,他以賽德克族為榮,決定獻身延續傳統文化,從此「裡裡外外都是賽德克」。 泛泰雅族系族群包括泰雅、太魯閣、賽德克族都有文面的傳統,但從1910年起,日本治台全面禁止原住民文面,迄今超過一世紀,人類學家考據,只有優秀獵人或認同自己的族群,肯為族群犧牲奉獻者才能文面,然而隨著賽德克傳統文面師凋零,青年人被流行文化美感同化、國家文化政策又不鼓勵下,文面文化面臨斷層。 普乎克‧畢夫在《賽德克‧巴萊》顧問、《真相‧巴萊》作者郭明正的陪同下,至原住民工藝師家中文面,在開始刺青前,他整肅儀容、帶著恭敬的心情接受切膚之痛,花了2個多小時,完成額頭9道橫紋、下巴5道橫紋,具有「九五至尊」的意涵。 他表 […]

《賽德克‧巴萊》效應遞減 清流部落觀光熱退燒

【記者柏原祥/仁愛報導】仁愛鄉清流部落在電影《賽德克‧巴萊》上映之際,成了熱門的觀光亮點,如今隨著電影加持效應遞減,居民收益大減,仁愛鄉公所有意整建清流餘生紀念館,豐富軟體內容,延長《賽德克‧巴萊》的餘溫。 《賽德克‧巴萊》以霧社事件為故事背景,敘述莫那魯道率領的賽德克族對日抗暴的故事,創造七億票房,而清流部落是霧社事件遺族最後遷徙的聚落,官方設置餘生紀念館,許多看過電影的遊客想來歷史現場看看,造就部落觀光榮景,今年寒假期間,一天即有十數輛遊覽車進駐。 人潮代表錢潮,居民賣自己種的農特產,或在路邊擺賣飲料或石板烤肉的小攤,多了額外收益貼補家用,但隨著電影熱退燒,遊客人數明顯大減,原本清流部落是旅遊重心,如今變成鄰近泰雅度假村、惠蓀林場的衛星景點,少了專程來部落觀光的遊客,假日奚奚落落。 仁愛鄉長張子孝表示,仁愛鄉公所曾向電影公司洽詢,《賽德克‧巴萊》裡的部分擬真道具,將用來充實餘生紀念館, […]

Copy Protected by Chetan's WP-Copyprot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