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暨大社工

究責之外 社會應扮演安置機構靠山 為失能家庭孩子撐起安全網

埔里飛行傘,虎頭山飛行傘,飛行傘,陳洋政,飛行傘國際公開賽

【文/Grace】南投縣某安置機構發生學員間妨害性自主案件,並傳出該機構因此案件被究責,原29名來自失親、失能家庭的孩子,恐怕無法繼續安置,而投縣每個安置機構人力都相當吃緊,該機構若不再收案,對於這群弱勢家庭孩子整體上來說,分配到的照顧、輔導資源將更為緊迫,也打擊社工、教師們做事的熱情。 筆者任教學校服務以來,每年都有接觸到來自該機構的孩子,就實務來說,照顧這些保護管束的孩子真的不是一件輕鬆的事,當導師的都知道班上只要有一個這樣的學生,就足以讓整個班級天翻地覆,何況一次得收容跟照顧多位保護管束少年的機構,不管是人力或財力都是一件很吃重的工作,是一件非常吃力不討好的工作。 但多年下來,我從教育第一線觀察,見證該機構對管束孩子很用心,除了會定期撥予孩子零用金,還會定期帶孩子外出採買日常所需,年滿16歲若有表現良好的還可以外出打工賺取個人零用金,且打工的錢全都存入孩子的戶頭,孩子們也都清楚知道自 […]

如果我是傻志工 尊重與信任是行善的第一步

【文/夜語】工作上,一直很佩服許多志工朋友,在他們無私的付出下,能夠適時的連結服務及提供資源資訊給需要的民眾,把陽光照射入現有社會福利體系的背光面,畢竟公私部門專職社工人力及政府中相關社政民政人員為主所建構出的社會安全網,即使再怎麼綿密,還是會百密一疏,細緻的服務及通報觸角,就必須仰賴志工朋友。 近來,有這麼一位傻志工,以一人一己之力,出現在偏鄉,直接親自去照顧陪伴有需要的孩子,關心孩子的健康、三餐、生活、照顧問題,以一位社工的角度,我蠻佩服及欣喜看見這樣子無私奉獻的人存在,畢竟確實知道體制內服務的限制,當助人被框架在行政體制內,執行業務、填寫報告、行政文書、評鑑考核上所花費的時間跟心力並不小,而若是有人得以適切的單純盡一己之力關心協助他人,或許對於被關心的孩子是很好的感受呢! 然而,卻也於報章及傳聞中,聽聞在地社區與傻志工間的風風雨雨,傻志工對於自己價值使命堅持,有著「雖千萬人吾往矣」之 […]

「姊妹心連心」擁抱新移民

【文/暨大社工系】近年來,隨著來台新移民不斷增加,新移民女性配偶已是台灣政策主要關切的族群之一,但是從很多層面上來看,新移民還是受到壓迫的一群。 從102年9月開始,暨南大學社工系老師與阿朴咖啡社會服務中心的負責人攜手合作,並帶領一群社工系大四生,開始為期三年的新移民婦女研究計畫。 此次的方案名稱為「姊妹心連心」,意旨希望參與方案的成員們,有像姊妹般的情誼,不分國籍也不分年齡。今年更透過一連串的活動,希望能建立新移民姊妹的情感與激發其能力,也希望社會大眾能更認識新移民姊妹,減少對其的刻板印象。 姊妹心連心的方案內容多元,平時週六阿朴的聚會,透過遊戲建立彼此的關係;有培養親子感情兼具文化交流與傳承;有讓大家展現一流廚藝,品嘗來自各國的異國美食料理等,還有戶外的台中小旅行,與新移民姊妹一起漫遊台中。 另外,也分別在暨大校園、夜市、第三市場與酒廠進行新移民倡導活動,透過「埔里擁抱新移民,拉近你我 […]

Copy Protected by Chetan's WP-Copyprot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