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埔里咖啡

吐咖啡籽背後有鄉愁 埔里演習林有雪國風

第一屆水沙連咖啡節在埔里中興大學演習林舉辦,並舉辦首屆吐咖啡籽比賽。(柏原祥 攝)

【柏原祥/埔里報導】第一屆水沙連咖啡節10日在埔里鎮中興大學演習林登場,演習林由日本北海道帝國大學於1917年創設,今年正好屆滿100週年,主辦單位安排了吐咖啡籽比賽,告訴各界,演習林曾經種植咖啡,埔里也是台灣咖啡的原鄉。 埔里演習林歷史建物屋頂採用特殊的菱形銅片瓦,北海道大學農學博士菅 大志訪查,發現屋頂建築形式沿襲北海道大學的傳統,且根據台灣日日新報於昭和6年的報導得知,埔里演習林早在100多年前就種植了咖啡,證實水沙連區域咖啡種植已有百年傳承,希望透過2017水沙連咖啡節活動,邀請大家來喝有歷史味道的咖啡。 日治時期一般閩南家庭孩子家中沒有什麼零食可吃,因咖啡豆種皮有甜味,咖啡豆有香味,成了當時孩子們的零食,頑皮的小孩吃完果肉後,就在演習林園區裡吐咖啡籽,比賽誰吐得遠,這遊戲成了黃義永老一輩埔里人小時候的共同回憶。 主辦單位大埔里地區觀光發展協會10日準備了新鮮咖啡果實與肥皂箱,讓來 […]

日籍女婿菅大志溯源 台灣咖啡產業源頭在埔里燕始林

日籍埔里女婿菅 大志是北海道大學農學博士,來到埔里落地生根,對母校創立的中興大學演習林特別關心。(柏原祥 攝)

【柏原祥/埔里報導】埔里鎮中興大學演習林(又稱實驗林、燕始林)已有百年歷史,當年除了移植熱帶林木樹苗,還栽種咖啡,在埔里落地生根娶妻生女的「菅 大志」調查相關文獻,推算埔里演習林早在1919年即栽種咖啡,應是中部最早,甚至名列台灣咖啡產業最早起源地。 埔里鎮南安路旁的中興大學演習林,是1917年日本北海道帝國大學為了進行亞熱帶林木教學實驗而設置,今年8月15日正滿100年,園區原有日式官舍,因道路拓寬或新建而拆除,目前僅剩下一棟木造辦公室,已被縣府列為歷史建物。 菅 大志是北海道大學農學博士,因妻子王淑美是埔里人,自身又喜歡埔里的生活環境,2007年從日本遷來埔里定居,他在演習林散步時發現,演習林木造歷史建物的菱形瓦,與母校校舍菱形瓦幾乎一模一樣,經過查證,發現興大演習林的前身的確是北海道大學所掌管,前輩學長們可能對母校懷有鄉愁,將母校的建築風格也帶來台灣,菅大志為什麼這麼篤定,他表示菱形 […]

咖啡原鄉演習林 菱形瓦屋頂連結北海道大學百年農風(上)

埔里演習林日式木造建築是歷史建物,但其與北海道大學之間的連結,台灣咖啡起源地的歷史卻少有人知。(柏原祥 攝)

【文/菅 大志(北海道大學農學博士)、譯:王淑美】緣起:「演習林」是埔里人對這個地方的稱呼。此處是台灣的地理中心,埔里街上的一隅綠地,一直以來都是埔里鎮民休憩的好去處。演習林內有完備的散步步道,我家的愛犬常常會拉著我到此散步。這裡有一棟深具歷史感的木造小建築物。入口處的告示板上寫著『日據時代木屋,政府列管歷史建物』。仔細觀看屋頂,發現上面並不是覆蓋一般瓦片,而是鋪著菱形狀的金屬板瓦片。不知何故,當我抬頭看著屋頂,總讓我想起了北海道。這幢建築物是什麼時候,是誰為了甚麼目的而建的。這些雖然都讓我感到不可思議,但因建物裡無人可詢問,所以也不得而知。當時,我連做夢也沒想到,演習林竟然早在一百年前就跟北海道有關聯啊。   探訪埔里咖啡親善大使/黃義永老師 視埔里為第二故鄉的日本人,大多數是跑遍台灣的東南西北各處之後,最後選擇落腳於台灣之心的埔里,應該也是因為埔里氣候溫和、悠閒、而且親日吧。 […]

咖啡原鄉演習林 菱形瓦屋頂連結北海道大學百年農風(下)

國姓鄉已有數間精品咖啡廳,遊客能帶著咖啡餘韻返家。(柏原祥攝)

【文/菅 大志(北海道大學農學博士)、譯:王淑美】北海道大学演習林的「北大演習林80年」裡有種植咖啡的記載,在官方記録上為1936年。就在同時,陳義方老師也告訴我們,有一則有關埔里演習林咖啡的相關報導。我訝異於它的刊登年竟是1931年,比1936年的演習林官方記録更早了5年。然而非常可惜的是,這個1931年刊登的新聞報導並沒有被保存在埔里圖書館裡,要找到相關記載似乎比預期要花更多的時間。此外,雖然北海道大學演習林方面有答覆,然而北海道大學演習林在戰爭結束後並沒有從台灣帶回任何歷史資料,甚至連有1931年的新聞報導一事也不知情。後來,透過台灣大學終於有辦法拿到這份新聞報導,閱讀將近2500字的內容後,驚歎其細膩詳實的描寫。多餘的解釋反而顯得畫蛇添足,以下就引用被認為重要的部分來做翻譯。 演習林種植咖啡 1931年報刊早有記載 1931年12月14日台灣日日新報產業版:盆地不用恐懼風暴埔里是適 […]

Copy Protected by Chetan's WP-Copyprot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