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噶哈巫

噶哈巫豐年祭 雨中賣力登場

【記者柏原祥/埔里報導】噶哈巫豐年祭十七日中午在埔里鎮守城公廳舉辦,天空雖然飄著細雨,族人仍然照樣載歌載舞、吟唱古調,小朋友則在風雨中頭綁著毛巾賣力走標(賽跑),延續傳統文化的精神讓人佩服。 噶哈巫族是位於埔里鎮牛眠山、大湳、守城、蜈蚣崙一帶的原住民族,俗稱「四庄番」,台灣各地平埔族多數漢化,但噶哈巫族仍保存獨特的語言與文化,卻未被官方承認為法定的原住民族,長久以來,族人仍保持每年豐年祭的傳統,邀集外地的年輕人回來過節。 昨日埔里鎮大雨滂沱,族人們仍照著計畫舉辦豐年祭,先敲鑼繞庄、施放電土竹砲預告,接著祭典開始,族人準備豐盛的祭品,牽著手繞庄,小朋友冒著雨參加「走標」(賽跑)比賽,一旁攤位擺著鹹豬肉、阿拉粿等傳統食物,營火冒煙,青年圍火聽著老人講故事,氣氛相當熱鬧。 噶哈巫傳統文化豐年祭十八日早上十時起,將有文化介紹、傳統美食饗宴、噶哈巫傳說番婆鬼造型娃娃製作、在地農產品推廣介紹等活動,甚 […]

牛尾社區豐年祭 噶哈巫文化動態呈現

【記者唐茹蘋/埔里報導】牛尾社區噶哈巫傳統文化豐年祭將在十七日上場,主辦單位牛尾農村發展協會十一日下午在守城公廳召開記者會,為活動做預告,歡迎各界至守城公廳,分享豐年祭的喜悅。 噶哈巫豐年祭分為十七、十八兩日進行,十七日早上十時起,進行一連串敲鑼繞庄、施放電土竹炮、豐年祭典、走標競賽、懷念祖先的牽田儀式、圍火聽老人說故事;十八日早上十時起則為噶哈巫族文化導覽解說、傳統美食饗宴、番婆鬼造型娃娃製作、在地農特產推廣介紹,共有四十個市集單位,場面盛大。 記者會由守城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潘宗昌主持,他在會中表示,噶哈巫族在日本殖民時期雖被歸為巴宰族的亞族,但噶哈巫族人保有強烈的族群認同,自稱為「Kaxabu」,無論傳說、語言、文化都與巴宰族有差異,地方漢人慣稱的四庄番(年眠山、守城份、大湳、蜈蚣崙),就是噶哈巫族,活動當日來守城公廳,能看到寶貴的傳統文化。 部落青年潘正浩表示,噶哈巫語被聯合國評為全 […]

守城社區豐年祭──巫術與番婆鬼

埔里守城社區豐年祭即將在十七日展開,大埔里生活網特別取得噶哈巫青年Bauke Pan(漢名潘正浩)的授權,連載他一系列的研究、觀察與發現,希望更多鄉親認識噶哈巫寶貴的文化資產,而共同生活在埔里盆地的鄉親們,十七、十八兩日大家不妨到守城社區走走看看喔!今天先讓我們看看番婆鬼的故事 【文/Bauke Pan】噶哈巫族稱巫術為Katuhu,族人都深信Katuhu是具有無比之力量,巫術可以幫助人驅邪醫病,專以巫術幫人治療者,通常稱為巫師、巫婆或先生媽。 在醫療不發達的時代,一般治癒性巫術(如止血咒、化骨咒)通常都是許多人普遍都會使用的巫術,學習上沒有特別的限制,只要念對咒語,用對方法,就能成功催動巫術。巫術通常都是家族傳承,也可跟其他長者學習。通常會高階的巫術者,除了巫術也具備有藥草治癒的能力,有些症狀可以直接巫術解決,有些症狀需搭配藥草才能治癒。 此外,噶哈巫最廣為人知且讓人聞風喪膽的就是擅用巫 […]

守城社區豐年祭 鬥陣來認識噶哈巫文化

埔里守城社區豐年祭即將在十七日展開,大埔里生活網特別取得噶哈巫青年Bauke Pan(漢名潘正浩)的授權,連載他一系列的研究、觀察與發現,希望更多鄉親認識噶哈巫寶貴的文化資產,而共同生活在埔里盆地的鄉親們,十七日大家不妨到守城社區走走看看喔! 文/Bauke Pan 【噶哈巫族(Kaxabu)】簡介 Kaxabu族與眾多平埔族群一樣同為台灣的原住民族群,原本生活在今日豐原以東的淺山地區(現今新社.石岡.東勢一帶)。東與泰雅族相接、西與巴宰族為鄰。雖然19世紀後在日本殖民勢力的脈絡下被歸為巴宰族的亞族,但噶哈巫族人多保有強烈我族認同,自稱為「Kaxabu」且認為無論語言、文化、歷史情感及起源神話,都與巴宰族有所差異。 由於種種的歷史因素,噶哈巫族不願被漢化,不願受清朝統治及利用,於是族人陸陸續續離開原鄉,遷徙進入埔里並建立四個主要部落牛眠山(Baisia)、守城份(Suwanlukus)、大 […]

文史家鄧相揚出新書 探索台灣平埔族奥秘

【柏原祥埔里報導】人類學作家鄧相揚日昨於埔里鎮立圖書館舉辦《台灣平埔族、生活文化之記憶》新書發表會,鄧相揚表示,新書資料來自日本天理大學,日本人保留許多平埔族文物,這本書有助於補足台灣平埔族學術研究欠缺實證的區塊。 台灣平埔族俗稱「熟番」,包括噶哈巫、巴宰、道卡司、凱達格蘭等族,原本保留自身獨特的語言文化,但大批漢人移墾,多數居住在平地的平埔族人逐漸漢化,語言、文物流失,日本殖民時代,來自日本的學者採集大量的文物與資料,反而保存珍貴的原始文物。 鄧相揚表示,位於日本奈良縣的天理大學附屬參考館(博物館),在一九三六年成立,為了宣達天理教,考察世界各地的風土民情,包括台灣漢人與平埔族人的文化在內,其中平埔族巴宰、西拉雅文書與文物高達四百多件,長久以來未經整理,相當可惜。 本身是暨南大學人類學研究所兼任助理教授的鄧相揚,前往日本演講期間獲聘為研究員,與天理大學下村作次郎等學者進行文書、文物的整理 […]

守成社區噶哈巫族 進行語言復辟工作

【記者諾爾埔里報導】南投埔里鎮守城社區的噶哈巫族,至今雖然尚未被官方認定為原住民族之一,但為了找回自己的語言文化,多年來一直進行語言復辟的工作。 由於目前還會說族語的老人記憶已大不如前,許多語詞的記憶都很模糊,為了喚醒老人們對噶哈巫族語的記憶,噶哈巫文教協會最近密集帶領部落老人走出戶外,利用情境式方法,一字一句的將最正確的噶哈巫母語給找回來並作成紀錄。 老人家們走在街上,這裡看看那裏說說,這可不是什麼銀髮族的團康活動,也不是老人日托的戶外活動,這是一群住在埔里噶哈巫族的老人家,想利用情境的方式將深藏在腦海裡的記憶,把噶哈巫族的母語給用力的想起來,好讓將來可以正確的製作出各種  族語教材以及相關文化的復振工作。 目前在埔里地區還會講噶哈巫族語的老人,僅剩約六位左右,而老人一年一年的凋零,也等同於噶哈巫族語乃及文化,也正面臨消失的危機,這也讓許多中生代族人開始感覺到文化將面臨斷根的危險,為了要 […]

Copy Protected by Chetan's WP-Copyprot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