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噶哈巫

番祖搬新家 噶哈巫歡天喜地慶落成

【柏原祥/埔里報導】埔里鎮蜈蚣社區平埔番祖廟,上月26日舉行入火安座典禮,這是國內少見祀奉原住民神祈的寺廟,番太祖300多年來從無固定的「家」,番祖廟落成,噶哈巫的番太祖終於不用再搬家了。   番太祖是噶哈巫族的守護神,長久受到族人祀奉,清朝還曾經為祂加冠,過去無固定宗廟,只好輾轉流離在各個爐主的居家,族人祭拜不便,這幾年來,部分族人指番太祖有來托夢,希望能有自己的廟,經過多年努力,族人合力籌資並解決私有地問題,番祖廟終於落成了。   建廟奉神是閩南人的習俗,原住民族崇拜山川大地萬物,極少崇拜具體偶像,埔里鎮蜈蚣、牛眠、大湳、守城等聚落的噶哈巫族人漢化較深,自清朝祀奉「番太祖」,傳說清朝時族人常遭高山族欺凌,番太祖常手持雙槍現身,在刺竹林、土埆厝間神出鬼沒,保護族人的生命財產。   神勇的番太祖卻沒有自己的廟,過去部族領袖擲筊,幸運的爐主帶至家中供奉,前年族人 […]

原住民第一「廟」在埔里 流離300年 噶哈巫番太祖起新厝

【柏原祥/專題報導】原住民第一間「廟」即將在埔里落成,噶哈巫族的「番太祖」輾轉流離300年,終於有了自己的新家,族人們載歌載舞慶祝番祖廟動土,實現番太祖長久以來的願望。   噶哈巫族是埔里地區的平埔族群之一,族人們認為天地萬物皆有靈性,而祖靈是最重要的信仰,番太祖是祖靈信仰的具象化,族人口耳相傳,300多年前,住在仁愛鄉眉溪流域山區的高山族常下山「馘首」(出草砍人頭),番太祖是族人的「戰神」,常常手持番刀與戰矛顯靈,在刺竹叢中像忍者般突擊敵人,保護噶哈巫族人的命脈,族人感念祂的貢獻,請漢人雕刻師傅刻了一座噶哈巫神尊。   但原住民並無蓋廟的習俗,番太祖跟隨著爐主輪流接受信眾祭拜,番祖廟主委郭春長指出,今年年初有數位族人夢到番太祖,祂說不想再輾轉流離了,希望信徒能夠協助蓋廟,接受十方大眾的祭拜,番祖是蜈蚣崙歷史悠久的神尊,籌建委員會成立多年,向里民及十方善信大德募捐,終於 […]

2014埔里文化手曆出版 「打里摺烏托邦」為主題

【埔里訊】埔里鄉親極為期待的2014年《文化埔里》手曆」,在文化部的支持下,彙集整理埔里珍貴文化資產與故事編印完成出版,102年12月13日(週五)在埔里鎮立圖書館,由埔里鎮長周義雄主持發表,近日將分送埔里所有里鄰長、機關、學校等推廣使用。  埔里鎮長周義雄表示,埔里文化手曆從2003─2014年,共已出版12本,主題包括「2003大地勇士」、「2004深耕埔里」、「2005君愛埔里」、「2006魅力埔里」、「2007藝術埔里」、「2008宗教埔里」、「2009樂活埔里」、「2010映象埔里」、「2011精彩埔里」、「2012鄉情埔里」、「2013歷史埔里」、「2014文化埔里」,成為埔里最特色的文化、文史出版品。  周鎮長指出,2014年埔里地方文化館的年度主軸訂為「文資文創埔里年」,因此102年的「文化埔里」手曆」專文篇,就邀請暨南大學人類所鄧相揚教授以「打里摺的烏托邦」為主題,整理出 […]

平埔族大遷徙 水沙連族群大熔爐

編按:近年來埔里地區平埔族群文化復振與正名運動興起,還是有很多鄉親,不太瞭解埔里的人與土地,與平埔族群有很深的淵源,本刊特別邀請報導文學家、著名文史工作者鄧相揚老師,為鄉親們說明埔里平埔族遷徙的歷史,而更完整的內容,將收錄在埔里鎮立圖書館出版的《文化手曆》一書。 文/鄧相揚 摘要整理/柏原祥 埔里被學術界譽為「臺灣民族的基因庫」!為臺灣族群最多元的地區,各族群的文化在此相互輝映,若以世界的宏觀視之,也是人類珍貴的文化遺產。將近200年前,中部平埔族群避戰亂與和侵擾,尋求一塊「烏托邦」,陸續遷徙至水沙連地區膏腴土地,造就埔里多元樣貌族群文化,土生土長的埔里人,約有一半以上有平埔族血統,在地的文化,處處隱含平埔族群的因子,這段「他鄉變故鄉」的故事,深深影響埔里這塊土地上的每個人。 ※大遷徙前的平埔族群 台灣原住民與平埔族群屬南島語族,分布區域北起臺灣,南抵紐西蘭,西至馬達加斯加,東至智利復活節 […]

噶哈巫傳統文化豐年祭 再現噶哈巫傳統與祭儀

【記者唐茹蘋/埔里報導】擁有將近200年歷史的噶哈巫是埔里地區唯二擁有母語的平埔族群,面對耆老逐漸凋零,為了喚回與保存噶哈巫傳統文化,將於11月9至10日連續兩天舉辦「牛尾社區噶哈巫傳統文化豐年祭—看見噶哈巫」活動,除讓社區年輕人更加瞭解噶哈巫傳統與祭儀,牛尾農村發展協會理事長潘宗昌表示未來更將於忠孝及中峰國小廣開語言課,讓噶哈巫的語文傳承下去。 噶哈巫平埔族擁有特殊的傳統文化,每年農曆11月15日他們過「番仔年」時,會進行叫做「阿煙」及「牽田」的祭儀,在著火(木材火堆)燃燒時,族人圍著火堆圍成圓圈,手牽手一面歌唱其母語歌曲「阿煙」,敘說祖先開疆闢土之辛苦,歌頌大地孕育族群之恩澤,這種特有儀式叫做「牽田」,其作用不但促進族人感情之融合,並消弭平日個人爭端的情緒。 牛尾社區透過農村再生計畫辦理「噶哈巫傳統文化豐年祭-看見噶哈巫」活動,將包括內埔、守城與牛尾三個社區特殊族群文化傳承保留以致活用 […]

埔里鎮寶回娘家 鎮圖重現日治時期日興商店場景

【記者陳義方/埔里報導】近年致力發掘保存地方文史資料,並持續推動「埔里鎮寶回娘家」計畫。今年喜獲旅居台北達40年的謝文堯先生,捐贈珍貴的謝家近百年的「日興商店」舊照片影像與生活用物一批,特於埔里圖書館四樓埔里文庫,再設立「日興商店特藏區」來保存展示這批珍貴的埔里鎮寶,訂11月2日正式啟用,並由埔里鎮長周義雄頒贈感謝狀給謝家代表謝文堯先生。 埔里鎮長周義雄指出,日昭和4年(1929年)出版印行的《臺中州商工人名錄》裡,收錄能高郡埔里街管內營業稅繳納超過五十圓的商店行號約73家,其中在「糖粉肥油雜貨」類項下登錄有「日興商店」,開業所在地為「埔里一六五番地」(舊埔里第一市仔口),營業項目包括白米、酒、煙草、雜貨等零售,負責人為謝旺、葉氏樹蘭(埔里雙寮庄人)。 戰後不久謝家轉往北部發展,遷離埔里故鄉近40年。民國100年埔里舉辦三獻清醮活動,「日興商店」後裔謝文堯先生返鄉參加,在埔里南柱參觀由埔里 […]

會親結盟 洪安雅族大團結

【文/潘樵】清朝嘉慶二十年,郭百年等人率眾入侵埔里,並造成埔裏社族人慘遭大屠殺,史稱「郭百年事件」。隔年,郭百年等人雖遭清挺驅離埔里,但是埔裏社從此式微,為了延續族群的命脈,埔裏社族人透過日月潭的邵族引進原本居住在台灣西部平原的平埔各族,其中除了宜蘭的葛瑪蘭族、台北的凱達格蘭族以及台南以下的西拉雅族,因為路途遙遠等因素無法前來,其他各族皆有族人入墾埔里定居,包括洪安雅、巴布薩、拍瀑拉、巴宰、葛哈巫及道卡斯總計6族。 其中,原本居住在彰化、南投及草屯一帶的洪安雅族,因為距離最近,因此率先進入埔里,並且陸陸續續建立起14處聚落,而且主要集中在現今枇杷里與杷城里一帶,因此在九二一地震之後,當地方上若干平埔族人積極進行尋根與文化再造的同時,枇杷里也在前里長龔泰利的策畫下,首次舉辦了「洪安雅族文化祭」的活動,內容包括走鏢與祭祖等等,但是後來卻因為某種原因而停辦。 今年,在水保局與埔里鎮公所的輔導之下 […]

宗教融合不分你我 噶哈巫慶大湳農村重劃

【記者柏原祥/埔里報導】噶哈巫族大湳部落農村社區重劃,十一日工程圓滿謝土,儀式當中,族人不分宗教、聚落,在湳興宮文、武轎祭拜隊伍帶領下,穿著傳統服飾隨同遶境,耆老們還吟唱古調祝福大湳部落,一路有如過年,洋溢著節慶氣氛。 大湳部落是埔里鎮「眉溪四庄番」,這一場活動,鄰近的守城、蜈蚣、牛眠等噶哈巫族傳統部落的居民也共同來參與,昨日天氣非常的酷熱,耆老們穿著傳統服飾,慢步繞著重劃區行進,堅持著每條道路都要留下足印,花了約一個半小時走完。 大湳部落過去道路狹窄,汽車難以不易,上九二一地震後,很多土埆厝、磚房農舍倒塌,另外許多塊農地歷經數代,持有人數眾多,改建要徵求所有人同意蓋章,難度相當高,透過社區重劃,增加建地,拓寬道路,程序較為簡單,也能賦予社區嶄新風貌。 但另一方面,重劃也有可能加速族群文化流失,噶哈巫青年潘正浩表示,重劃對環境改善是好的,但是目前大湳部落還有一定程度的親屬關係,但重劃後將會 […]

噶哈巫獵人潘志仁 夏令營教做陷阱

【記者柏原祥/埔里報導】埔里鎮牛眠教會開設兒童暑期夏令營,特別的是,上課的主題之一是狩獵,特別邀請噶哈巫族獵人潘志仁,教導小朋友如何運用野外天然材料製作陷阱,這項技藝幾乎失傳,小朋友上課時相當有興趣,但獵人還是表達憂心,棲地破壞、法令限制,即使技藝傳承,卻面臨無可法狩獵的窘境。 天生一流獵人,上山只要帶著開山刀、鋸子、繩索,就能運用槓桿原理,抓山豬、山羌、水鹿、野鳥等野生動物,這項老祖宗傳承的生活智慧,在牛眠教會廣場上演,教會暑假期間開設獵人夏令營,教育庄內的子弟們製作陷阱與弓箭,希望孩子們切莫忘記自己血源來自狩獵民族,約吸引約十五位忠孝、中峰國小學童報名。 潘志仁孩提時便隨著祖父上山,設下陷阱後幾天再度上山,背著豐盛的獵物下山,受到族人的歡迎,長期耳濡目染下,潘志仁很懂得運用大自然的草木做陷阱,他說,一種「支點」原理,萬種變化,老練的獵人懂得獵物的習性,推敲出獸徑,再利用山林裡隨手可得的 […]

二二八虎頭山施放狼煙 噶哈巫族要正名

 文/潘正浩   今年二二八狼煙行動聯盟依舊發起狼煙活動,噶哈巫族也沒有缺席,在台灣地理中心的山上釋放狼煙表達訴求。   狼煙行動主要是原住民呼籲政府應該落實歷史轉型正義的一項指標性的行動,但近年來政府非但沒有承認錯誤,依然持續不當開發破壞台灣的環境,停擺原住民族基本法相關子法。   噶哈巫希望藉由狼煙行動,喚起政府對噶哈巫文化的重視,不可漠視噶哈巫存在的事實。   噶哈巫族至今仍保留傳統文化、語言、歷史歌謠等傳統習俗和高山原住民相同,日本時代戶籍謄本清楚記載種族欄是「熟」,政府不應該以民國四十年間沒有主動登記為由,去拒絕噶哈巫族登記為原住民,這是違反人權的。   日前,孫大川主委上節目訪問,竟然以百分之八十台灣人都有平埔族血統為由,去「恐嚇」社會大眾,營造出平埔族人數眾多,原住民族整個會被稀釋的假象。   試問,若以同樣的登記標準,不設限登記受理時間,能有多少平埔族人能真正取得身份呢? […]

Copy Protected by Chetan's WP-Copyprot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