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專題報導

仁愛鄉眉原部落 北港溪畔的流轉傳奇

泰雅族特色壁畫

若你順著南投80號縣道一路向東,盡頭將是佔地廣袤地「惠蓀林場」,那是一處觀光興盛且知名的森林遊樂園區;每一天,都可看見一台又一台的遊覽車,忙碌駛動在80號縣道上,滿載著期盼吸收森林芬多精的遊客,朝著道路盡頭的「夢想之地」前進。而就在該道路的外側不遠處,你可以望見那激流滾滾的北港溪,往遊客企望目標的反方向流洩著;溪水快速奔流,它早通過了林場園區的蜿蜒徑道,衝向一處名叫「眉原部落」旁的開闊溪谷,接著朝向中下游繼續奔馳。 壯闊豐沛的北港溪,早年曾是眉原部落經營「水稻」產業的重要資源;它是一個緊鄰著「惠蓀林場」的泰雅族部落。在過去,日本人前來推行「稻作經濟」,族人集體挖通渠道引入溪水、灌溉了數甲之多的飽滿水田;到了今天,部落多數的稻田都已絕跡,許多族人不滿於長期低落的米穀價格,決心要脫離這項無助於提升「經濟收入」的古舊產業。曾硬生生把部落切作「二半」的80號縣道,近年來竟成了族人們寄予重望的「經濟 […]

仁愛鄉春陽部落 櫻花故鄉的艷麗與哀愁

櫻花盛開的春陽部落

【李休睏/仁愛報導】時節進入冬日尾聲,刺骨的東北季風逐步轉弱、山谷間的櫻花樹則開始茂發,燦爛點綴於南投仁愛鄉的各個角落中。而就在霧社高地東南方數公里處的「春陽部落」,自日治時期就擁有極豐富的「櫻花」景觀,甚至被日本人命名為「櫻社」;走在植有大片櫻花群的鄉間公路旁,粉紅色彩的「八重櫻」艷麗盛開,彷彿迫不及待要迎接「春天」的到臨。 1931年,一場由日本殖民政府主導的「集團移住」政策影響,原居於都達村境內五大部落的部分賽德克族人展開遷移、成為今日春陽部落的拓墾先祖。儘管遷移的新居地,擁有日本人命名的「櫻社」稱號,但居民生活其實並不如「櫻花」那般燦麗嬌貴;在駐在所日警的嚴令脅迫下,族人耗費大量勞力投入原先毫不熟悉的「水稻」種植,一滴滴不甘情愿的汗水流下,灌澆出居民早期的遷移辛酸史。 二戰戰後,國民黨政府將「櫻社」更名為「春陽部落」;過去日本人所強迫推行的「水稻」耕種,不久後便已完全絕跡。族人另外 […]

咖啡原鄉演習林 菱形瓦屋頂連結北海道大學百年農風(上)

埔里演習林日式木造建築是歷史建物,但其與北海道大學之間的連結,台灣咖啡起源地的歷史卻少有人知。(柏原祥 攝)

【文/菅 大志(北海道大學農學博士)、譯:王淑美】緣起:「演習林」是埔里人對這個地方的稱呼。此處是台灣的地理中心,埔里街上的一隅綠地,一直以來都是埔里鎮民休憩的好去處。演習林內有完備的散步步道,我家的愛犬常常會拉著我到此散步。這裡有一棟深具歷史感的木造小建築物。入口處的告示板上寫著『日據時代木屋,政府列管歷史建物』。仔細觀看屋頂,發現上面並不是覆蓋一般瓦片,而是鋪著菱形狀的金屬板瓦片。不知何故,當我抬頭看著屋頂,總讓我想起了北海道。這幢建築物是什麼時候,是誰為了甚麼目的而建的。這些雖然都讓我感到不可思議,但因建物裡無人可詢問,所以也不得而知。當時,我連做夢也沒想到,演習林竟然早在一百年前就跟北海道有關聯啊。   探訪埔里咖啡親善大使/黃義永老師 視埔里為第二故鄉的日本人,大多數是跑遍台灣的東南西北各處之後,最後選擇落腳於台灣之心的埔里,應該也是因為埔里氣候溫和、悠閒、而且親日吧。 […]

咖啡原鄉演習林 菱形瓦屋頂連結北海道大學百年農風(下)

國姓鄉已有數間精品咖啡廳,遊客能帶著咖啡餘韻返家。(柏原祥攝)

【文/菅 大志(北海道大學農學博士)、譯:王淑美】北海道大学演習林的「北大演習林80年」裡有種植咖啡的記載,在官方記録上為1936年。就在同時,陳義方老師也告訴我們,有一則有關埔里演習林咖啡的相關報導。我訝異於它的刊登年竟是1931年,比1936年的演習林官方記録更早了5年。然而非常可惜的是,這個1931年刊登的新聞報導並沒有被保存在埔里圖書館裡,要找到相關記載似乎比預期要花更多的時間。此外,雖然北海道大學演習林方面有答覆,然而北海道大學演習林在戰爭結束後並沒有從台灣帶回任何歷史資料,甚至連有1931年的新聞報導一事也不知情。後來,透過台灣大學終於有辦法拿到這份新聞報導,閱讀將近2500字的內容後,驚歎其細膩詳實的描寫。多餘的解釋反而顯得畫蛇添足,以下就引用被認為重要的部分來做翻譯。 演習林種植咖啡 1931年報刊早有記載 1931年12月14日台灣日日新報產業版:盆地不用恐懼風暴埔里是適 […]

填平的「魚池」記憶 巫家拓墾成鄉名

魚池東池村早年的「魚池」所在,現在都已被透天厝所佔據;前方的殘破舊寮,早期為「豬舍」

【李休睏/魚池報導】大家知道南投「魚池鄉」的地名,是怎麼來的嗎?傳說在清領時期的嘉慶末年,一戶來自彰化平原的漢人家族入墾魚池盆地,在當地挖了一窟養魚的大壕溝,就此開啟「魚池鄉」的地名由來,也描繪出帶有傳奇色彩的先民拓墾圖像。 「為防布農族出草,大宅外圍開十尺寬的大壕溝放魚自給,並建土牆保護牆內菜園、豬、牛、雞、鴨,倉庫再設一護牆,建住家,大庭作粗埕及練武場,因此請行政機關彰化縣政府即予建制,將統櫃、頭社、司馬鞍、木屐欄、下城,新城為行政區域,稱五城堡,任巫水為總理……。(取自『巫氏總會三十週年特刊  巫氏宗親創作園地』網站內容,作家巫永福撰寫的文章〈我的家族〉)」 此一家族姓巫,祖籍為中國福建省汀州府永定縣,來台後的第三世祖宗巫水,率眾進入魚池盆地開墾,起先於「田螺窩」(又稱作「田螺汙」,位於今日魚池鄉中明村西北面)落腳,後來又趁著邵族「審鹿社」族人的搬離,將家族基地遷移至現今的東池村境內 […]

青年圓夢 埋下改變的種子─謝顯林

謝顯林(右)、劉馨玉(左)兩人將番婆鬼的民間故事轉化成立體書。(柏原祥攝)

設計埔里 謝顯林、劉馨玉讓番婆鬼變立體 【柏原祥/埔里報導】番婆鬼是埔里耳熟能詳的民間故事,南投縣大埔里文創協會接受埔里鎮立埔里圖書館委託,設計第一本番婆鬼立體書,設計師謝顯林、劉馨玉親手製作,要讓埔里的民俗故事經由閱讀的趣味,深埋孩子心裡。 番婆鬼是噶哈巫族的故事,相傳該族的女巫師能將香蕉葉夾在腋下飛天遁地,抓弄調皮的小孩,「黑巫師」甚至會將貓咪的眼睛取下,裝在自己眼睛上,有了夜視的超能力,還嗜吃小孩的心臟,因此早期老一輩的埔里人,會嚇唬小孩,如果不聽話,番婆鬼半夜會來抓人。 其實番婆鬼也有「白巫師」,會調製草藥,幫忙族人治病,甚至還會對水施咒,讓不小心吞了魚刺的人化刺,為了讓番婆鬼的民間故事流傳,深植在孩子心中,謝顯林、劉馨玉設計番婆鬼繪本與立體書,這是埔里第一本、也是全國第一本。 謝顯林表示,為了忠實呈現故事,他先訪查人類學家與族人,有了故事架構後描繪形體,再以「V形結構」及各項機關 […]

青年圓夢 埋下改變的種子─傅裕宸

傅裕宸(中)愛跑步,也帶動跑友們改變埔里的腳步。(圖/傅裕宸提供)

踏實愛埔里 傅裕宸的馬拉松很在地 【許惠雯/埔里報導】天微微亮,人稱「阿猴」的埔里愛跑團團長傅裕宸已帶領著愛跑團的成員們,用踏實的腳步,感受埔里的悸動。 阿猴921大地震那年在外地工作,打拚多年,一直想要回家,10年前回到埔里,想為家鄉做些什麼,他號召了一群熱愛運動的年輕人,組成了「埔里愛跑俱樂部」,10幾名創始團員,發展成900多人的社團。 為什麼會愛上跑步?竟然是因為6瓶啤酒,阿猴在一次酒足飯飽後與馬拉松跑友閒聊,席間朋友打賭他跑不完20公里半馬,賭資是一手啤酒,愛面子的他憑著意志力跑完全程,完賽後雙腿不聽使喚,告訴朋友「不要再約我跑步了」,沒想到一個月後他難忘奔跑的美好,自此踏上不歸路,也成了「推坑」(馬拉松界俚語,意思是老手鼓勵新手報名長跑)的那隻手。 參與愛跑團的鎮民,從6個月娃兒到65歲阿嬤都有,也有爸媽推著娃娃車來跑,這不僅是運動社團,也是埔里人相互加油打氣的平台,跑友關心個 […]

青年圓夢 埋下改變的種子─郭昱宏

郭昱宏(右藍衣者)是推廣廚餘、落葉酵素堆肥的講師。(柏原祥攝)

共食、共耕、共生 香草大叔的大地夢 編按:青年世代≠「草莓族」。在埔里各個角落裡,有無數位青年不說空話,用雙手、雙腳實踐理念,他們透過自身的號召力、專長,推動埔里由下到上的改變,我們也發現,埔里因為他們,正朝向美好的路途前進。 【柏原祥/埔里報導】「一起吃飯」這件稀鬆平常的事能改變什麼?「香草大叔」郭昱宏推動一連串的共食餐會,一起煮飯、做菜、吃飯,成員間的情感自然凝聚,友善耕作的理念不著痕跡的傳達,與土地距離更近了。 郭昱宏是台光香草園的少東,但他不僅是經營者,也是理念的實踐者,他說自己做了很多業外的事,因為覺得很重要,沒有想太多,就捲起袖子幹活了,比如埔里南安路護樹遊行,他在茄苳樹下設立攤位,自己畫POP,以自身園藝專長,細述161棵茄苳該留不留?如何落實人、樹共存的理論,並與參與者積極對話。 埔里PM2.5空汙議題受到關注,很多人對於農民焚燒農業廢棄物一事詬病,但又拿不出辦法,郭昱宏斥 […]

破解地理中心碑停車位爭議! 問題出在管理、而非建設

因為中山路靠埔工圍牆路段長期被汽車或攤販佔用,埔工學生必須在車道夾縫中上、下車。(柏原祥攝)

【大埔里報公民記者小組/特稿】地理中心碑停車空間不足問題,從早期移樹創造停車空間,到撥用埔里高工用地劃設停車格,都引起強烈爭議反彈,關鍵在於規劃單位以團客需求優先,想以建設手段,解決地理中心碑大客車停車空間不足的問題,但綜觀整起事件會發現,主要問題出在管理,即使完成建設,若不做管理,非但停車問題無法解決,當地交通阻塞狀況會更惡化,埔工學生上、放學風險增加。 我們實地走訪鎮公所預計劃設停車位與興建人行道的中山路段會發現,原本就是畫白線,本來就可以停車,未來工程規劃則是劃若干小客車停車格、6個大客車停車格,鎮民或許感到疑惑,既然本來就有停車空間,何必劃設停車格?關鍵來了,問題出在「佔用」,埔里鎮公所與土地代管單位埔里高工,長期坐視停車空間被車輛、攤販生財器具佔用,甚至早已設置禁止設攤公告,執法卻不徹底落實,使得校車與觀光遊覽車無位可停,學生與觀光客只好冒險在車道上、下車。 鎮公所計畫埔工正門至 […]

護樹愛埔里 反南安路移樹人士脫衣「盡忠抱樹」

為了表達護樹心聲,5位埔里男子脫去上衣寫上「護樹愛埔里」,表達南安路護岸樹木「我要活下去」的心聲。(柏原祥攝)

【柏原祥、唐茹蘋/埔里報導】反對埔里鎮南安路移樹的護樹人士,13日集結在茄苳樹王公前,由5位男子脫下上衣,背上寫下「護樹愛埔里」,替杷城排洪道沿岸樹木,表達「我要活下去」的心聲,也為鎮民發出「為鎮民留一口氣的」訴求,學者指出茄苳是優良護岸樹種,把這排樹移掉,埔里鎮最漂亮、生態最豐富的水岸森林就沒了,不少鎮民到場聲援,並繫上黃絲帶祈福,告誡埔里鎮長周義雄「樹是全體鎮民的,不只是南安路居民的,請鎮長不要把自己做小,只當個南安路的『路長』」。 埔里護樹聯盟志工、鎮代黃正男與何惠娟等人今日早上9時先在在茄苳樹王公前的興南宮,先焚香祈求茄苳樹王公庇佑護樹行動,這群人有退休人士、有導覽解說志工、大學生、也有祖母帶著小孩,在排洪道護欄上繫上象徵為路樹祈福的黃絲帶,5名男子脫下上衣,展開護樹行動劇,效法岳飛在背上刺字,分別寫下「護樹愛埔里」等字,共同誓言護樹到底,並預告17日(週六)早上9時的護樹大遊行。 […]

Copy Protected by Chetan's WP-Copyprot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