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中心觀點

社論  破窗效應

犯罪學有個理論叫「破窗效應」,意思是環境中的不良現象如果被放任不管,將會誘使人們仿效,甚至變本加厲。 埔里鎮這一個月地理中心碑、宏仁國中週邊道路、杷城活動中心接連傳出水溝蓋竊案,雖然水溝蓋不是什麼昂貴的東西,路上多了一百多個大洞,像是陷阱,會害人摔傷,甚至致命,街道上拉起封鎖線警示,讓人對地方的治安不禁產生疑慮。 依照「破窗效應」的理論,一開始只有少許水溝蓋被偷,但這些水溝蓋不馬上填補好,很快會吸引更多竊賊覬覦,偷走更多水溝蓋,同樣的道理,一條街道原本堆置少量垃圾,不久之後將會有更多垃圾淹沒街道,因為人們會認為「反正那裡很髒了」,就會順手丟棄在地上。 社會治安或環境清潔事態擴大或縮小,關鍵在於人們用「漠視」或是「關心」的角度來看待,人們如果一再容忍不合理的現象,將會讓不合理變成常態,攸關公眾安全的犯罪事件或環境議題,公務部門及鄉親們應當以「零容忍」的態度來面對。  

社論 鼓勵青年返鄉潮

重北輕南、重工業輕農業、重財團輕中小企業,是過去政府推動政策常被批評的地方,但隨著都市環境惡化、生產業板塊在世界各地搬移,從無薪假到勞退基金恐破產的議題討論,青年大批失業暗潮洶湧,而農業不見得快速致富,但至少能維持一家溫飽,大埔里地區以農立鄉,已有不少返鄉青年投入農作。 但青年返鄉的過程是一路順遂的嗎?杷城社區發展協會日前舉辦青年返鄉與社會參與論壇,與會的年輕人便說,返鄉與不返鄉之間內心是相當糾葛的,怕回鄉找不到工作、怕冷嘲熱諷、怕「笑問客從何處來」的尷尬、怕不知道用什麼樣的角色融入社會…..這麼多擔憂,讓青年返鄉之路看得見光,卻看不清楚未來。 這麼多疑慮,關鍵出自長輩對「青年返鄉」這件事的認知,經濟奇蹟發生後,台灣南北、貧富差距很大,自求學階段,一般鄉間的父母親便鼓勵孩子到大都市發展,畢業就留在都市科技大廠工作,即使從事端茶水的服務業,也比在烈陽下翻土來得「有面子」,長輩們說 […]

社論──鐵礦沙與瑞士刀

一公斤鐵礦沙與一公斤瑞士刀,都是鐵做的,以貨幣而論,哪種價值較高? 稍具概念的人都知道是後者,一把瑞士刀的價值,比等重的鐵礦沙價格多出百倍,瑞士這個國家沒什麼礦產,不過精密工業發達,不但人民富裕,也保有優美的生活環境。 瑞士已變成一個品牌,一種公共財,人們相信瑞士是個乾淨、精密技術高超的國家,每一年遊客絡繹不絕,瑞士刀或鐘錶行銷全世界。 水其實與鐵礦沙一樣,當它未經任何加值或轉化,就跟開礦一樣屬於低階產業,如果轉化為美酒、花卉、好茶、手工紙,價值比原來的水多出百倍或千倍,埔里的好水催生優質、獨特性的農產,品牌的形象自然會建立了。 日前爆發「多喝水」公司與農民爭地的事件,雖然平和落幕,但許多鄉親這時才知,全國的瓶裝礦泉水市場,埔里市佔率第一,鎮內生產礦泉水的工廠有十數家,密度數一數二,一瓶水便宜到十元有找,國際還認定,瓶裝水因容器多為塑膠,本質是耗能的產業,違反世界節能減碳的潮流。 「埔里」 […]

社論 奉獻己力發揮愛心

社論     奉獻己力發揮愛心   愛妮雅化妝品集團總裁陳威中的千金陳子瑜,從小父親就教育她以愛跟感恩出發,她的母親也是集團董事長蕭碧月陪同她代表公司捐出280萬元給自閉症等六個慈善團體做公益,把愛與美分享出去。 現年只有14歲的陳子瑜,從小熱愛音樂,喜歡鋼琴、小提琴,她也知道自己還沒有能力賺錢做社會公益,但在她的父母親教育薰陶下,她知道如何去運用她的專長舉辦鋼琴、小提琴演奏會募款做社會公益;尤其難能可貴的是,她所參加演奏會募款捐助的對象,包括創世基金會、自閉兒基金會及屏東植物人安養院等弱勢團體;這些團體才是目前我們這個社會最需要關懷、奉獻愛心、實質接受直接幫助的弱勢團體,在整個經濟不景氣、社會愛心捐款減少的氛圍下,陳小妹妹能有如此的愛心,奉獻自己的一份力量 ,值得誇獎。

【社論】埔里報導創刊週年感言

光蔭荏苒,埔里報導創刊已經屆滿一年,這一年來,感謝地方各界人士的支持,讓這一份刊物獲得各界人士的好評,而我們也都戰戰兢兢的朝向創刊當時的宗旨,努力以赴,也獲得很好的評價。 一年來,我們一直朝著「培植社區人才、推動地方經濟」方向邁進,並且獲得地方各界肯定及支持,包括推甄編採營同學黃敬婷進入國立暨南大學成教所碩士班深造,推動魚池鄉水晶礦脈咖啡參加世界比賽獲得亞軍,以及鼓勵有機農民成立有機蔬菜班並透過認證向社會各界推廣,也獲得農民們的肯定。 俗云:「要害一個人,就叫他去選舉;要使一個人傾家蕩產,就叫他去辦雜誌」,一年來,埔里報導每期無論在編採、印刷、郵資、稿費、人事及各項雜支上相當龐大、但在地方各界人士的支持下,逐次獲得肯定,因此,每月都有因定地方人士熱心贊助,我們都固定披露在當期的報導上,以資徵信。有些讀者甚至自動找到報社地址前來贊助,並有讀者按月固定小額或以無名氏贊助,使我們感到非常窩心。 […]

社論 推動綠建築可以消暑

今年入夏以來熱浪接連來襲,台北市氣溫接近四十度高峰,氣象專家認為,除了盆地地形容易蓄熱外,台北高度水泥化所造成的「熱島效應」,是造成酷暑的主因;反觀埔里鎮白晝雖炎熱,晚間卻涼爽,埔里的優勢在於自然環境,是讓外地人喜歡遷居埔里的最大原因。 埔里人何其有幸,晚上不裝冷氣也能有好眠,其實經濟發展與環境生態得以並存,特別是以觀光、農業為主軸的埔里鎮,更有條件發展綠建築,在日本的京都、甚至位處於中東地區的黎巴嫩首都貝魯特,都在進行植樹的計畫,空地如果不足,甚至運用再生循環科技,在屋頂種樹。 由此埔里人所擁有的涼爽與清新,對都市人來說是偌大的幸福,所以更應該正視人們對環境的態度。

社論 深耕基礎教育

埔里國小自從張月玲校長接任後,舉凡參加全國、全縣或鎮內各項多元競賽都獲得優異成績,該校今年新生報到人數大爆滿,在少子化衝擊下,家長們紛紛將自己的子弟送往埔里國小就讀,造成南投縣內各國小少見的奇特現象。 教育是百年大計,國小教育是深耕教育的基礎教育,埔里國小在張校長領導下,無論在智育語文競賽或體育及社團各方面都表現傑出,張校長的辦學是以適性、希望、快樂、安全、多元五大指標為方向,讓學童在一個開放的環境中能有自由發揮的空間,適才、適性的發揮個人所長。 兒童是國家未來的主人翁,重視學童的智育發展,深耕基礎教育,在少子化的衝擊下,目前各地的國小都因為招收不足學童而紛紛減班,埔里國小卻發生新生報到爆量而增額、增班。事在人為,尤見辦學方向的重要性。

社論 人間有愛、社會有情

埔里南榮路有一群對社會服務志同道合的人士,組織了一個「普賢小舖」,專門針對需要協助的弱勢者重新走回人群,這個組織約有十餘人,平時聚在一起總是充滿笑聲與歡樂,把社會服務當成一個快樂的工作。   在目前多元化的社會裡,人情的淡薄與冷漠已經不足為奇,但埔里卻有這麼一批熱愛社會服務的人士,以服務社會當作是一項快樂的工作,的確是相當難得,他們無怨無悔的付出,可見社會還是充滿了溫暖,人間有愛、社會有情,我們希望這種精神能夠發揚光大,同時擴散到每個角落,而媒體更應多多加以表揚,隱惡揚善,不要盡報導一些凶殺、打鬥等的社會新聞,對社會總會造成不良影響。

社論 推動有機農業

行政院原民會為協助原住民創業,在國立暨大學建置原民族創業育成中心,選定五家廠商進駐,以有機農業、文創產業為主,結合產官學資源協助輔導原民廠商研發產品協助業者創業;在此同時,埔里地區包括埔里鎮、仁愛鄉及魚池鄉的十七位農友也自發性的成立了「大埔里有機聯盟」,以種植有機蔬菜為主軸,建立品管機制,杜絕利益被盤商剝削,推出「台灣之心」的品牌,希望透過自已的力量,獲得消費者的認可。 從這兩則新聞中,我們深切體認到,國人已經開始重視有機農業的推動,開始重視養生,政府重視有機農業,民間自發性籌組成立「大埔里有機聯盟」,兩者相互呼應,再加上國立暨南大學的協助,形成了產官學界的結合,只是這兩個組織一個是官方協助成立,有足夠的經費資源,一個是民間自發性的成立,沒有政府單位的奥援,欠缺一個聯結的管道,如果能夠結合起來,相信更能發揮效果。

社論  培植在地人才 推動地方經濟

本刊全力推薦黃敬婷同學參加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成人教育研究所碩士班甄選獲得錄取,以及發掘報導魚池鄉大林村民李中生、余芳霞夫婦生產的咖啡豆勇奪世界咖啡大賽亞軍,造成世界及國內咖啡業界的轟動。 黃敬婷同學是埔里在地人,參加本刊舉辦的暑期青少年編採營後,投入埔里報導寫作與編採工作,積極參與大埔里地區社區營造,回到台北又參與大文山地區及淡海地區的採訪及社區活動,這些學經歷終於獲得暨南大學成教所的肯定,通過甄選入學。 魚池鄉的水晶礦脈出產的咖啡豆也是絕世產品,經本刊報導後引起世界及國內外平面媒體及電視的重視而相繼報導,訂單不斷,替魚池鄉的精緻農業打開另一條出路。 這兩起事件代表了本刊創刊當初所揭櫫的宗旨,培植在地人才,推動地方經濟;今後我們仍將一本初衷,繼續為大埔里地區的地方建設、產業、人才發掘、社區營造等繼續推動,願與大家共勉之。

Copy Protected by Chetan's WP-Copyprot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