埔里人 你還要繼續溫柔嗎?

埔里是我的家?埔里鎮公所印製文宣,敘述鎮長8年多來的政績。

【文/柏原祥】我出生、生長在嘉義、台南,在埔里成家立業,當有人問我哪裡人,我總是說 我是埔里人,「可是你口音、氣質不太像耶」,我會回答「我是新埔里人」。是的,我很喜歡埔里這個地方,因此從台北搬來這個小鎮定居。

約莫 15 年前,因為工作代班的關係,我來到埔里,我發覺這個小鎮氣候涼爽, 文化風氣很興盛,還有一座很有氣質的圖書館,街道整潔明亮,這裡的鎮民很友善,對自身的城鎮,有一種不太外顯的榮耀感,因此跟太太說,我找到我們都會喜歡的地方,搬過來吧!

住了 3 年多,這個城鎮就像我們最初想像的一樣,真的是個宜居的城鎮,但在 一次的鎮長輪替後產生了巨大、難以逆轉的變化,我發現一個潛在的力量不斷 拉扯這個小鎮向下沈淪,這 8 年來,鎮民的榮耀感似乎不見了,城鎮的風貌有 了巨大的轉變,取而代之的是深沈的無力感。

為什麼會這樣呢?從事新聞工作 20 年了,對事情的看法與一般人最大的差別, 我們擅長從脈絡來分析,我想告訴大家的是,埔里為什麼會落到這樣的境地, 最主要的原因有幾項:

一、我們的公共資源與預算經費,投注在很有問題的區塊。

二、在資源分配討論及政策施行上,主事者以鬥爭與不當分配為出發點,人民的意見成了陪襯或包裝,無理性討論空間。

三、鎮民不覺醒,消極對應,太輕易被哄騙,坐視利益集團主導城鎮發展。

環保媽媽基金會連續兩年評定埔里是全國最髒鄉鎮,但鎮公所與鎮民代表卻是在仁愛公園拉白布條,要求「環保媽媽踹共、環保媽媽洗門風」。
環保媽媽基金會連續兩年評定埔里是全國最髒鄉鎮,但鎮公所所管轄的仁愛公園及圓環,讓鎮民代表拉白布條,要求「環保媽媽踹共、環保媽媽洗門風」。

從環保媽媽洗門風談起

2010、2011 年埔里發生了兩件很丟臉的大事,環保媽媽基金會連續兩年將埔里評定為全國最髒的鄉鎮,該基金會還列舉了許多埔里環境髒亂的照片,全國 319 鄉鎮,就只有埔里連莊,加上更早之前發生的「中村事件」,埔里狗屎多、 處處垃圾,成了全國熱門話題,如果主事者有點覺醒的話,這會是凝聚民氣改善環境的很好契機。

環保媽媽基金會連續兩年評定埔里是全國最髒鄉鎮,但鎮公所與鎮民代表卻是在仁愛公園拉白布條,要求「環保媽媽踹共、環保媽媽洗門風」。
環保媽媽基金會連續兩年評定埔里是全國最髒鄉鎮,但鎮公所所管轄的仁愛公園及圓環,讓鎮民代表拉白布條,要求「環保媽媽踹共、環保媽媽洗門風」。

可是呢,當時的埔里鎮公所所管理的仁愛公園及圓環,卻讓鎮民代表會部分代表卻用膝蓋反射,張貼白布條,內容是「環保媽媽踹共」、「 環保媽媽洗門風」、「環保媽媽道歉」,在這種「不解決問題,卻去解決提出問題的人」的思維下,將民氣轉為排外的恨意與對立,埔里喪失了更乾淨的契機。

 

許多埔里人走上街頭參與護樹大遊行,表達護樹的心聲。(柏原祥攝)
許多埔里人走上街頭參與護樹大遊行,表達護樹的心聲。(柏原祥攝)

砍樹鎮長怎麼來的

2015 年南安路的護樹事件更是如此,埔里鎮公所未先與居民公開討論,執意將舊名茄苳腳的 161 棵茄苳樹移植到眉溪堤防,原址要改種低海拔不適宜生長的櫻花, 移植區塊範圍如此巨大,且櫻花與原社區意象、文史有衝突,這原本可以坐下 討論的公共政策,但埔里鎮公所卻造假資料,將杷城大排的水泥連接縫說成是 茄苳樹造成的裂縫,說茄苳危害堤防安全。相關連結→南安路茄苳該移不移? 雙方說法來比較 滅蟲防蟻不移樹 保茄苳淨空氣 我們對杷城大排的想像 決定樹的去向

埔里鎮公所召開的南安路移樹說明會正式開始前,列席官員的方桌前,掛上支持移樹的白布條。(柏原祥攝)
埔里鎮公所召開的南安路移樹說明會正式開始前,列席官員的方桌前,掛上支持移樹的白布條。(柏原祥攝)

 

南安路移樹堤防爭議,鎮公所不採納專家意見,反而造假資料,指南安路堤防裂縫係茄苳樹所造成,其實所謂裂縫水泥工程分階段的連接縫。(圖/摘自埔里鎮長臉書)
南安路移樹堤防爭議,鎮公所不採納專家意見,反而造假資料,指南安路堤防裂縫係茄苳樹所造成,其實所謂裂縫水泥工程分階段的連接縫。(圖/摘自埔里鎮長臉書)

 

南安路移樹堤防爭議,鎮公所不採納專家意見,反而造假資料,指南安路堤防裂縫係茄苳樹所造成,其實所謂裂縫水泥工程分階段的連接縫。(圖/摘自埔里鎮長臉書)
南安路移樹堤防爭議,鎮公所不採納專家意見,反而造假資料,指南安路堤防裂縫係茄苳樹所造成,其實所謂裂縫水泥工程分階段的連接縫。(圖/摘自埔里鎮長臉書)

已有多名學者專家已舉證,茄苳是固堤、淨化空氣的良好樹種,但埔里鎮公所 對應的方式卻是動員鎮民與護樹團體對幹,被策動的鎮民就在鎮公所前包圍護 樹民眾,我當場就聽到了「你們應該去護山上的樹,去抓山老鼠啦,別在埔里 丟人現眼啦,回去啦」;還有一位阿嬤在鎮長面前遞陳情書下跪,上演「鎮長 啊!這些樹害我活不下去」的戲碼,我當場腦筋打結「茄苳樹是要怎麼害死 人?」 。

 

你們以為鯉魚潭殯儀館只是蜈蚣里民的事嗎?

數百位反對鎮公所在第七公墓(鯉魚潭公墓)興建殯儀館的鎮民包圍鎮公所大門口。(柏原祥 攝)
數百位反對鎮公所在第七公墓(鯉魚潭公墓)興建殯儀館的鎮民包圍鎮公所大門口。(柏原祥 攝)

 

鯉魚潭殯儀館這個案子也頗有爭議,埔里已經有 3 間民間殯儀館,埔里近年來 人口下滑到要破 8 萬了,近兩年來每日死亡人數僅 2.3 人,埔里鎮公所卻執意耗費一億五千萬在鯉魚潭附近蓋一中廳兩小廳、50 個遺體冰櫃的殯儀館(這麼多是要冰誰啊?),更怪異的是,鎮公所還以高於實價登錄公開資訊數倍的價 格,協議價購納骨塔旁兩筆民間農牧用地,地主還是鎮長的結拜兄弟。相關新聞→這是為蓋而蓋的錢坑殯儀館! 蜈蚣里民發佈懶人包 蜈蚣里民至縣議會陳情 指公所殯儀館規劃黑箱疑點重重

埔里鎮公所一年歲入也才 4 億,卻要花 1.5 億蓋一座與民爭利,且註定賠錢的殯儀館,即使不支付人事、水電費管理成本,55 年還不見得回本,這麼重大的政策,應該要審慎研議討論啊,結果我們鎮公所怎麼做呢?請繼續看下去:

原來剪接高手在公所啊!

我還記得住在鯉魚潭附近的蜈蚣里民第一次到埔里鎮公所抗議遞交陳請書的時候,鎮長在辦公室接見里民,第一個動作不是要聽里民的訴求,而是要里長及 反殯自救會成員看他手機裡的神秘影片。相關新聞連結→蜈蚣里民反殯儀館毀觀光 公所:12日召開說明會

第一次抗爭後,鎮公所及鎮長在蜈蚣里社區活動中心召開說明會,會中鎮長無預警突然尿遁,一位吳姓鎮民代表突然起身到台前要插隨身碟,說要放「精彩 的影片」,影片一播放出來,蜈蚣里民起身背對吳姓代表怒吼,「 我們拒絕你們的挑撥、無恥、下流、齷齪!」。

吳姓鎮民代表播放跳剪後製的質詢影片,挑撥蜈蚣里反殯儀館里民,遭到里民背對抗議煽動。
吳姓鎮民代表播放跳剪後製的質詢影片,挑撥蜈蚣里反殯儀館里民,遭到里民背對抗議煽動。

這個神秘影片是什麼?原來是何姓埔里鎮民代表在代表會發言內容,但畫面有點怪異,不斷跳針「殯儀館我們是會贊成...殯儀館我們是會贊成」。何姓代表在 反殯事件中是少數帶頭抗爭衝撞的角色,與多數代表立場相異。事後我問何姓代表到底是怎麼回事?她說她在代表會發言內容很長,大致是「關於興建殯儀館, 如果經過審慎的評估,尋覓適當的地點,並做好環境規劃與經營策略,那我會贊成。」何代表氣憤的說,我自始到終,都不認為鯉魚潭是適合興建殯儀館的地點,該影片是被鎮長那群人跳剪的。

事情還沒完,為了強建鯉魚潭殯儀館,鎮長還獨漏蜈蚣里里長,要求各里里長 動員至公所前「支援公共建設、聲援鎮公所」,集體霸凌蜈蚣里,要蜈蚣里吞下 去。相關新聞連結→殯儀館一案 請回到對話 不應淪為動員拚輸贏

又來了,公所再度「不解決問題、卻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製作播映跳剪的影 片,讓原本的說明會淪為挑撥離間的大會,聯合他里欺負蜈蚣里,這是傾聽民 意的態度嗎?好在蜈蚣里民早知道鎮長會有這招,集體背對吳姓代表及鎮長,展現出 不被奧步屈服的堅定態度。

常有鎮民朋友問我,為什麼這 8 年來埔里沒什麼建設,感覺退步了,氣氛很沈 悶!我告訴他,你最近有看埔里鎮公所墊付 8750 萬元拚命鋪馬路、3 個月內發包 108 標,其中幾乎都是道路改善工程,很奇特的是,其中 18 標決標價與底價幾乎一樣,99%案件決標價與底價誤差不到 5%,這些工程集中在特定的包商,而所謂改善的多條道路,其實原本路況就不錯,照樣被刨除重鋪,鋪馬路工程驗收最快了,因為不用等水泥乾,這樣你懂了嗎?

相關新聞連結→

你的稅金 就這樣被挪移了 你該懂得「虛列」與「墊付」 

周義雄掏空埔里鎮公所? 鎮代行動劇批黑箱墊付鋪路拖垮財政 

埔里公所鋪路標案爆量 18案投標價=底價 鎮代投檢按鈴檢舉

公所歲入才 4 億,竟用自有財源墊付了 8750 萬元,蓋殯儀館加購地要花 1.5 億,你覺得公所還會有錢做什麼建設、推展什麼政策嗎?

這還沒提到停四立體停車場 OT 改建飯店,被交通部罰 8700 萬元,積欠衛福部九二一震災款 1.5 億元都還沒繳呢。

我熟識的一位埔里返鄉青年跟說說,他認為鎮長做了很多差勁的事情,何姓鎮民代表揭露了他的弊端與行徑很值得讚揚,但表態 po 文後,早上到市場,就有認識的人說,你怎麼會想推薦那位何姓代表呢?她就只會抹黑而已啊。這位返鄉青年原本滿腔想解釋,但只想會越說越歪樓,想說就算了,該青年感想是, 大家都有不同的看法,「埔里真的是一個很微妙的地方,包容犯錯的人,但卻更攻擊揭露瘡疤的人。」。

而更奇特的是,證據都放在眼前了,還是有鎮民甚至媒體認為所有的揭弊都是 「選舉操作與奧步」。在此先說文解字一番:抹黑的定義是不根據事實的指控,而根據事實的指控,這叫做揭發真相好嗎。

一位返鄉青年也有類似的觀察,「我一直覺得鄉親好溫柔,即使看到不對的事情,也因為連結到親朋與利益的關係,都輕輕的放過」。

於是乎,一連串的溫柔縱放,讓得勢者心裡只剩下鬥爭,強推鎮民不想要、不需要的建設,他只要鞏固身邊共犯結構,即使政策出發點是報復、搞破壞也沒關係,因為可愛的鄉親會溫柔對待。

 

隨著選舉公報派送到家,最近有一份【XX‧感謝您】的文宣送到各個家戶,花的也是納稅人的錢,這份文宣最後一頁提到,移樹爭議,XX 說明,XX 沒做的可 千萬不要加諸在 XX 身上啊。請鄉親相信 XX,絕無違法亂紀、絕無掏空鎮庫、 絕無債留子孫。

前面的內容多為歌功頌德、避重就輕,真相如何,有太多的新聞資料可以佐證,請自行參照→維基百科:

我說過,當記者有個很不好的習慣,那就是我們會注重脈絡與留下歷史資料, 或許樹不是鎮長××親手砍的,但絕對與他下的命令及決策相關,事出必有因,大家都忙著養家餬口,沒事不會走上街頭、聚集公所前跟你示威抗議。

請問:

育英橋頭的鳳凰木在夏天盛開最美麗的時候自己斷掉的嗎?

育英橋頭鳳凰木遭砍除 為何埔里容不下綠意?

 

埔里鎮北門段 47、48、51 地號國有地,埔里工作站舊宿舍用地這些 40 至 70 歲老樹被移除,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埔里老樹又再見 林務局舊宿舍用地將蓋飯店

 

仁愛公園圓環的美人樹去哪裡了?點這裡看圖

埔里鎮公所將南安路18度C附近的33棵大樟樹移植至福興環保公園,現場改種櫻花。
埔里鎮公所將南安路18度C附近的33棵大樟樹移植至福興環保公園,現場改種櫻花。

南安路,18 度 C 巧克力工房前的33棵樟樹安好嗎?

 

這不是翻舊帳,而是人要有歷史感,人如果有歷史感,比較不會做出錯誤的選擇,人可以有立場,但不能沒是非,有做就有做,沒做就沒做,即使沒有中心思想,也不應當繼續再騙、一直在騙、要卸任前還在騙。

 

明天就要投票了,想一想這8年,我們還要選出心中只剩藍綠對決、鬥爭與利害關係、非我族類,齊力「壓落底」的鎮長嗎?埔里鎮還要倒退對立8年嗎?

 

「埔里不能只是我們的家,不能只讓某人當老大就什麼都不管了,我們還要為這個家做些什麼?」拜託各位溫柔的埔里鄉親好好想想,讓埔里能繼續向前走,讓埔里繼續可愛,讓更多人埔里人想要回家,讓身為埔里人是一種驕傲。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opy Protected by Chetan's WP-Copyprot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