殯儀館一案 請回到對話 不應淪為動員拚輸贏

埔里鎮公所動員群眾至公所前聲援蜈蚣里施設殯儀館,作為引起爭議。

【文/大埔里@報公民記者編輯團】如果有一天,全國其他318鄉鎮聯合起來,告訴埔里鎮民說:「我們已經投票決定,將核廢料倒在埔里!」表面符合民主程序,可是埔里鎮民服氣嗎?會怎麼想?讓人感慨的是,類似的情節正在鎮上發生,而動員霸凌蜈蚣里民的主角,卻是埔里鎮公所。

埔里鎮長周義雄18日早上通知鎮內所有里長至鎮公所開會(唯獨漏掉不通知蜈蚣里長),開會事由是「盼望」每里動員20至50人,參加20日早上「支持興建殯儀館」聲援大會,公所還發動廣播車在大街小巷宣傳,廣播內容是「首先向蜈蚣里的鄉親說抱歉,為改善埔里鎮的市容發展觀光,我們埔里需要一座合法的殯儀館,星期五9點,大家一起到鎮公所,聲援鎮公所支持做需要做的公共建設,幫鎮公所加油打氣」。

殯儀館一案應回到政策討論與官民對話,不應淪為雙方動員拚輸贏的叢林法則。
殯儀館一案應回到政策討論與官民對話,不應淪為雙方動員拚輸贏的叢林法則。

而在官方(或授意民間)舉辦的聲援活動之前,蜈蚣里反對設立殯儀館自救會已抗爭一年餘,並曾至縣議會、縣府、監察院陳情,近日監造標公所發包,縣府核准興辦,工地圍籬已架起,隨時可能動工,就在本月16日,蜈蚣里民再度走上街頭焚燒紙棺抗議公所黑箱作業,指鎮公所未先與里民溝通,強設鄰避設施於鯉魚潭。

暫且不論殯儀館該設立與否,在民意反彈(或支持)聲浪高漲的當下,公部門角色定位,適合策動此類動員聲援活動嗎?這麼做能創造彼此對話溝通,讓鎮民對公共工程政策有更進一步瞭解嗎?還是這麼做會製造對立,加深里民之間的嫌隙?俗話說當家不鬧事,身為政策制訂、執行甚或仲裁的埔里鎮公所,應當將外界疑慮一次說清楚講明白,如今卻角色混淆,策動其他里長、里民,以「拚輸贏」的思維,要蜈蚣里民「吞下去」,這是哪門子的協調、哪門子的溝通?

埔里鎮公所動員群眾至公所前聲援蜈蚣里施設殯儀館,作為引起爭議。
埔里鎮公所動員群眾至公所前聲援蜈蚣里施設殯儀館,作為引起爭議。

 

埔里鎮公所選址蜈蚣里第七公墓興辦殯儀館土地位置相對示意圖。(圖/客家祺攝 此為示意圖、精細圖面以鎮公所公告為準)
埔里鎮公所蜈蚣里第七公墓興辦殯儀館一案,相關單位有必要將合法但不合理處說清楚,促進彼此對話。(圖/客家祺攝)

改善埔里鎮的市容與發展觀光,相信是全埔里33個里民的共同企盼,這麼正當、光明的目標,會像是伊索寓言裡的太陽,讓路過的旅人脫下斗蓬,如今鎮公所聯合其他里長、里民對付蜈蚣里的方式,就像是北風強壓,里民的反彈勢必更劇烈,身為父母官,難道樂見兩列火車對撞的悲劇上演?

反對鎮公所在第七公墓(鯉魚潭公墓)興建殯儀館的鎮民高舉白布條與標語,要求鎮長周義雄出面說明。(柏原祥 攝)
蜈蚣里鯉魚潭第七公墓殯儀館抗爭層級拉高,公部門應回到政策對話,而非帶頭動員製造對立。

政治學家John Rawls在《正義論》這本書裡頭提到社會正義建立在平等的基礎之上,一個進步的社會應該設法保障弱勢者們有發展能力和享受自由的平等機會。Rawls也提到一個國家的文明不是展現在高科技或先進建築物之上,而是看政府如何對待最弱勢的族群。

埔里鎮公所以公共資源發動宣傳車,強壓蜈蚣里自救會。以公共需求為名義、枉顧當地里民聲音,實在有失在地政府的政治格局。

民主的真諦與可貴,不是少數服從多數,而是多數尊重少數,殯儀館是否該興建、在哪裡興建、怎麼興建這都是可以公開討論的公共建設議題,不應淪為煽動多數霸凌少數的拳頭,呼籲里長、里民們冷靜,拋開叢林拚輸贏的思維,回到政策討論,才能創造往前行的局面。

 

相關新聞:

反對黑箱圖利殯儀館? 蜈蚣里民燒紙棺抗議

反殯儀館鎮民:公所價購私有農地超乎行情 周義雄:藏富於民

蜈蚣里民至縣議會陳情 指公所殯儀館規劃黑箱疑點重重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opy Protected by Chetan's WP-Copyprot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