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霧社事件現場 漫畫家邱若龍扮「一日導遊」

漫畫家邱若龍重返霧社事件現場,他抽著自製竹製煙斗,隨時菸不離手。(大埔里@報提醒您,抽煙有礙健康)(李休睏 攝)

【李休睏/仁愛報導】「mukan」一詞,是賽德克族對於「漢人」的命稱;就在距今三十餘年前,一位出身苗栗通霄的「mukan」走入仁愛鄉,他是名初出茅廬的漫畫家,以勤奮而誠懇的態度訪問在地族人,靠著自我累積的史料線索進行創作,最終在1990年出版漫畫《霧社事件》、並啟發了日後的電影鉅作《賽德克·巴萊》!這位身分不凡的「mukan」,名叫邱若龍,是今日台灣漫畫界備受推崇的巨匠;而就在四月二十日的當天,邱若龍帶著暨南大學的18位參訪師生來到仁愛鄉,走訪「霧社事件」相關的文化地景。(↑上圖:漫畫家邱若龍重返霧社事件現場,他抽著自製竹製煙斗,隨時菸不離手。(大埔里@報提醒您,抽煙有礙健康)(李休睏 攝))

漫畫家邱若龍重返霧社事件現場,他仰望「人止關」壯闊的峽谷地貌,右一為講師啟明‧拉瓦。(李休睏 攝)
漫畫家邱若龍重返霧社事件現場,他仰望「人止關」壯闊的峽谷地貌,右一為講師啟明‧拉瓦。(李休睏 攝)

當日是暨南大學通識課程「原住民文學」的戶外教學,講師啟明‧拉瓦(泰雅族裔)特別邀約邱若龍擔任活動導覽;當天的參訪行程,依序探訪了人止關、霧社公學校舊址、巴蘭社頭目瓦歷斯‧布尼之墓、霧社神社舊址、荷歌社(春陽部落)與斯庫鐵線橋(雲龍橋)等景點,邱若龍除了介紹在現地歷史之外,也不藏私的秀出自己於八零年代所翻拍、蒐羅的舊相片,讓在場師生透過「影像」理解事件當下的時代面貌。

漫畫家邱若龍重返霧社事件現場,他解說巴蘭社頭目瓦歷斯˙布尼之墓。(李休睏 攝)
漫畫家邱若龍重返霧社事件現場,他解說巴蘭社頭目瓦歷斯‧布尼之墓。(李休睏 攝)

部落之子:邱若龍與他深愛的賽德克族文化

值得一提的是,由於邱若龍在青年時代的積極走訪,從中結識許多仁愛鄉的在地族人,甚至成為了「賽德克女婿」;邱若龍的妻子,便是出身春陽部落的伊萬‧納威女士(現任原委會副主委)。而當天參訪春陽部落的行程中,邱若龍特別造訪了當地的「傳統編織」國寶:張胡愛妹女士(族名Pakan Nawi,開設「張媽媽工作室」),張女士與邱若龍二人互動親熱,更稱呼他為「我的兒子」!完整展現邱若龍與族人之間的親密關係,簡直像是受到當地居民核可的「部落之子」。

漫畫家邱若龍重返霧社事件現場,他在「霧社公學校」舊址大方展示著事件當時的舊相。(李休睏 攝)
漫畫家邱若龍重返霧社事件現場,他在「霧社公學校」舊址大方展示著事件當時的舊相。(李休睏 攝)

愛好賽德克族文化的邱若龍,甚至自製起過去族人慣用的「竹製菸斗」,行程中不時可看見他點燃菸草、呼著圓盤狀煙筒所發散的煙氣,格外令人印象深刻。他對此笑稱,自己年輕時是不抽菸的,當初是為了「試驗」自己製作的菸斗才作以嘗試,結果現在成了「老菸槍」!隨時都是「菸不離手」。在大夥參訪巴蘭社頭目瓦歷斯‧布尼(霧社群總頭目,逝世於1936年)之墓的當下,他更用手比著墓碑上頭目手持菸斗的舊相片,驕傲展示起手中的「菸斗」――時隔八十餘年的今日,他竟拿著和當年賽德克族頭目相同材質的煙斗,頗具時空再現的神奇感受。

漫畫家邱若龍重返霧社事件現場,他在「霧社公學校」舊址巧遇林香蘭女士(左二),還有二名跟隨林香蘭而來的日本產經新聞記者(左三、左四)。(李休睏 攝)
漫畫家邱若龍重返霧社事件現場,他在「霧社公學校」舊址巧遇林香蘭女士(左二),還有二名跟隨林香蘭而來的日本產經新聞記者(左三、左四)。(李休睏 攝)

舊識相逢:在「霧社事件」的歷史現場巧遇見證者後裔

位於霧社高地上方的「台電萬大水庫第二辦公室」,前身為霧社公學校,曾在1930年「霧社事件」的首日爆發屠殺慘案,由賽德克族的反抗勢力發動武裝圍剿,共造成134名的在場官員、民眾在此喪生。就在邱若龍帶領師生參訪該處時,竟巧遇到同樣來到此地的「舊識」――書籍《流轉家族:泰雅公主媽媽、日本警察爸爸和我的故事》的譯寫者林香蘭女士,讓二人同時大呼「好巧」! 彼此還熱切寒暄了一陣。

林香蘭的祖母,為泰雅族馬烈霸社的頭目之女貝克˙道雷,「霧社事件」爆發公學校慘案的當時,貝克也在現場,好在為反抗戰士認出而未遭到「誤殺」,因而順利逃過一劫,此後成為林家後代無法忘懷的震撼記憶,並由林香蘭的父親林光明寫入回憶錄中。多次來到仁愛鄉調查的邱若龍,很早就與林家後人相識,彼此的交情非常深厚,而今日竟在「霧社事件」的歷史現場巧遇到見證者後裔,堪稱當日參訪行程中的一大亮點。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opy Protected by Chetan's WP-Copyprot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