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器很美 還可以實用 紙教堂發揚蝴蝶工藝

漆器是相當精細的工藝,需要與純熟的技法與時間。(柏原祥 攝)

【柏原祥/埔里報導】漆器在古代,是王宮貴族才能使用的奢侈品,如今轉化為生活工藝,甚至是時尚精品,台灣工藝研究發展中心與新故鄉文教基金會合作,在埔里鎮紙教堂「流」GALLERY展出不一樣的台灣漆器,讓人驚覺,漆器不僅美,也能夠很實用。

「花若盛開,蝴蝶自來」當代生活漆藝展在紙教堂「流」藝廊展開,吸引民眾前來觀賞。(柏原祥 攝)
漆器是相當精細的工藝,需要與純熟的技法,紙教堂當代生活漆器展,展出不一樣的美感。(柏原祥 攝)

漆樹曾經在埔里鎮滿山遍野繁衍,小埔社丘陵地是主要產區,早年採漆工收入頗豐,埔里曾是漆器生產重鎮,外銷日本很叫座,但民國70年代韋恩颱風肆虐,漆樹大半毀於山崩土石流,中國大陸、東南亞廉價漆器進口台灣競爭,在地的漆器產業形成了斷層,如同曾在埔里盛極一時的蝴蝶加工業,隨著環境變遷,幾乎成了快被遺忘的工藝。

漆器是相當精細的工藝,需要與純熟的技法,作品耗時耗力,但呈現的美感無法取代。(柏原祥 攝)
漆器是相當精細的工藝,需要與純熟的技法,作品耗時耗力,但呈現的美感無法取代。(柏原祥 攝)

台灣工藝中心與新故鄉基金會為了讓更多人領略漆藝之美,在紙教堂舉辦「花若盛開,蝴蝶自來」特展,有別於傳統漆器多為家具或食器,「流」藝廊展出了42位作者122件作品,內容包括了漆畫飾板、珠寶飾品、食和、手拿包、眼鏡與衣帽掛勾,工藝中心漆工坊負責人黃金梅表示,古代人為上漆,是為了延長器物的使用期限,意思有點像是現代人採用塑化製品,但漆器細緻、溫潤的美感,讓生活有了美好的想像,而台灣漆器創作家相較他國的特色,正是昂揚的生命力。

漆器是相當精細的工藝,需要與純熟的技法,作品耗時耗力,但呈現的美感無法取代。(柏原祥 攝)
漆器是相當精細的工藝,需要與純熟的技法,作品耗時耗力,但呈現的美感無法取代。(柏原祥 攝)

新故鄉文教基金會董事長廖嘉展說,自2010年開始,埔里鎮以蝴蝶為意象,推動社區營造,展覽以翩然起舞蝴蝶,傳遞生命歷經磨練,掙脫成長後的悠然自在,工藝中心技術組漆工坊有如蝴蝶般飛出既有場域,來到埔里移地教學,與地方政府合辦課程擴大漆藝傳習人口,並從在地生態蝴蝶文化連結觀光產業發展,觸角還走向世界各國,媒合台灣漆藝與歐洲、日本、緬甸、越南的設計師合作研創開發新品,呼應了台灣漆藝隨著器物設計的進程羽化,搖身一變成為當代藝術創作不可或缺的複合性媒材,融入常民生活器物中雋永相傳。

「花若盛開,蝴蝶自來」當代生活漆藝展在紙教堂「流」藝廊展開,圖為蝴蝶意象牆面掛勾。(柏原祥 攝)
「花若盛開,蝴蝶自來」當代生活漆藝展在紙教堂「流」藝廊展開,圖為蝴蝶意象牆面掛勾。(柏原祥 攝)
漆器是相當精細的工藝,需要與純熟的技法與時間,圖為工藝師為漆板染色。(柏原祥 攝)
漆器是相當精細的工藝,需要與純熟的技法與時間。(柏原祥 攝)

創作者在發表會現場分享以蝴蝶為主題的「莊周夢蝶」、「蝶戀花」、「台灣「福」蝶」、「富貴蝶來」「蛹、羽化」、「來自銀河系的蝴蝶」等等作品,不論是寫實或想像,這些漆器都表現對美好生活的憧憬,讓現代工藝不再是技術保存與展現,而是連結民眾生活經驗創造出的現代美學。

 

「花若盛開 蝴蝶自來」當代生活漆器展展期至2018年2月20日。

展出時間:10:00-18:00,每週三及除夕日為公休日

「花若盛開,蝴蝶自來」當代生活漆藝展在紙教堂展開,參與漆藝創作的學員在紙教堂裡擺出蝴蝶起飛姿態合影。(柏原祥 攝)
「花若盛開,蝴蝶自來」當代生活漆藝展在紙教堂展開,參與漆藝創作的學員在紙教堂裡擺出蝴蝶起飛姿態合影。(柏原祥 攝)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opy Protected by Chetan's WP-Copyprot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