釣沙豬編成曲 歌手蹲點 描述埔里人兒時遊戲與盼望

早期埔里鎮溪畔沙洲經常出現沙豬(蟻獅),小孩以草桿釣沙豬當遊戲,但因水文改變,這種古早娛樂變得相當罕見。(柏原祥 攝)

【柏原祥/埔里報導】創作歌手曾立馨在埔里鎮長期蹲點,與梅村、魚池鄉東光村等社區居民共同創作歌曲,即將26日晚間於埔里鎮恒吉宮媽祖廟埕廣場演出,其中一首歌曲《今天要出去玩了》,描述老埔里人小時候在溪畔釣「沙豬(蟻獅)」的趣味情境,對照現今溪流水泥化,沙豬難尋、白鷺鷥找不到家的淒涼,表達埔里人盼望想要自在風景、自然草地的心聲。

曾立馨蹲點埔里,以創作描述埔里讓鄉親懷念的生活場景與盼望。(柏原祥 攝)
曾立馨蹲點埔里,以創作描述埔里讓鄉親懷念的生活場景與盼望。(柏原祥 攝)

埔里鎮近年來環境變遷劇烈,因被稱為台中後花園,農地成了炒作工具,蓋起了豪宅,原本縱橫交錯田間、魚兒悠遊、田蜆遍布的小溪圳溝,成了「三面光」的水泥排水溝,經過市區的溝圳甚至加蓋成了臭水溝,千年的茄苳樹王公下曾是老一輩埔里人玩樂的天地,如今卻被鐵皮圍籬圍起,埔里人不禁感慨,人與自然融合的美好生活樣貌,正一點一滴流失。

原是社造輔導師的曾立馨,約兩年前決定轉換為創作歌手身份,她來到埔里鎮蹲點,花了至少半年時間,在埔里梅村、籃城、魚池鄉東光村蹲點,透過大量訪談,瞭解居民內心的盼望,並共同創作歌曲,其中《今天要出去玩了》這首歌曲,描述當今埔里的小朋友要出去找草皮玩,卻發現綠地被鐵皮圍籬圍起來了,而自私的大人不斷的洗腦,生活要好過,一定要建設、觀光,開發卻造成了綠地消失、農地炒作,白鷺鷥找不到家,孩子找不到地方玩耍,連大人也開始懷舊,小時候在茄苳樹王公野溪旁四處玩耍釣沙豬,阿嬤拿著竹掃篩趕孩子回家吃飯的場景。

早期埔里鎮溪畔沙洲經常出現沙豬(蟻獅),小孩喜歡到溪邊釣沙豬當娛樂遊戲,這是許多老埔里人共同的兒時回憶。(柏原祥 攝)
早期埔里鎮溪畔沙洲經常出現沙豬(蟻獅),小孩喜歡到溪邊釣沙豬當娛樂遊戲,這是許多老埔里人共同的兒時回憶。(柏原祥 攝)

曾立馨說,「釣沙豬」這個遊戲是牠來到埔里第一次聽到的名詞,這是早期埔里孩子經常玩的遊戲,因為沙豬(蟻獅)會挖漏斗型的沙坑裡,躲在洞中獵捕,小朋友會以抖動的草桿、樹枝模擬昆蟲滑落,等待沙豬鑽出洞上鉤,這樣的遊戲對現在小孩來說相當陌生,而這也代表了埔里的自然環境產生了重大變化,一切太過人工水泥化,失去了寶貴的自然童趣。

圖片來源:環境資訊中心 網址:http://e-info.org.tw/node/49613

蟻獅小檔案:(上方圖片連結來源:環境資訊中心 網址:http://e-info.org.tw/node/49613)

蟻獅是蟻蛉科的幼蟲,因為牠會在沙地挖漏斗型的沙坑,藉由流沙效應,當小昆蟲路過不小心滑落時,蟻獅便會從洞口冒出來,大顎一夾將獵物拖回洞內,慢慢吸食體液後,再等待下一隻獵物上鉤,埔里人習慣稱稱為「沙豬」。

蟻獅早期在埔里鎮的溪流沙地經常可見,有時連寺廟地板下方沙地、不會淋到雨的石崖下也可找到,在地居民陳里維表示,小時候小朋友們沒有什麼玩具,經常跟玩伴們在茄苳樹王公旁的溪流旁找蟻獅,只要用樹枝、草桿在洞口模擬小昆蟲滑落掙扎節奏,蟻獅便會上鉤,夾住草桿後一拉,蟻獅上鉤,這叫做「釣沙豬」。

但因溪流生態丕變,埔里許多溝圳野溪水泥化或加蓋,現在人們要親近溪流不太容易,加上農藥使用氾濫,蟻獅不若早年那麼常見,現在的孩子要釣蟻獅,恐怕得到深山野溪畔比較容易遇見。

釣沙豬的影片: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opy Protected by Chetan's WP-Copyprot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