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原鄉演習林 菱形瓦屋頂連結北海道大學百年農風(下)

國姓鄉已有數間精品咖啡廳,遊客能帶著咖啡餘韻返家。(柏原祥攝)

【文/菅 大志(北海道大學農學博士)、譯:王淑美】北海道大学演習林的「北大演習林80年」裡有種植咖啡的記載,在官方記録上為1936年。就在同時,陳義方老師也告訴我們,有一則有關埔里演習林咖啡的相關報導。我訝異於它的刊登年竟是1931年,比1936年的演習林官方記録更早了5年。然而非常可惜的是,這個1931年刊登的新聞報導並沒有被保存在埔里圖書館裡,要找到相關記載似乎比預期要花更多的時間。此外,雖然北海道大學演習林方面有答覆,然而北海道大學演習林在戰爭結束後並沒有從台灣帶回任何歷史資料,甚至連有1931年的新聞報導一事也不知情。後來,透過台灣大學終於有辦法拿到這份新聞報導,閱讀將近2500字的內容後,驚歎其細膩詳實的描寫。多餘的解釋反而顯得畫蛇添足,以下就引用被認為重要的部分來做翻譯。

演習林種植咖啡 1931年報刊早有記載

1931年12月14日台灣日日新報產業版:盆地不用恐懼風暴埔里是適合種植咖啡的好所在演習林已種出風味香醇的咖啡

在埔里街上的北海道帝國大學農學部附屬演習林裡,種有四十株左右的咖啡樹,枝條上結滿了如紅寶石般的大量飽滿果實,同演習林主任,笹尾修道氏採集了果實後,磨碎嘗試製作粉末狀咖啡,其咖啡粉品質優良,甚至可媲美坊間販賣的進口咖啡;試著提供給有興趣的鎮民試飲,它的香氣、咖啡獨特的帶點刺激的苦味、不只舌頭的觸感,通過喉嚨時的輕快柔和的味道,是完全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各方面皆令人讚譽不絕

同演習林的咖啡樹有七、八年左右的樹齡,幾乎不用花費精力去照顧,每年也會結滿大量的咖啡果實,然而因為不清楚咖啡的後製,在市面上並沒有看到過,但今年起,因為可以製作出如前所述的優良咖啡後,對咖啡的熱情也瞬間沸騰起來。到去年為止,雖隨處可見埔里街上各個家庭的角落一隅種有咖啡樹,合計全部應該種植約有500棵,有著紅黑寶石光澤顏色如榛果般大小的成熟果實,即使結果累累也因為不清楚後製而放任其雜生。

1931年12月14日台灣日日新報產業版便有專題報導,埔里盆地不用恐懼風暴,是適合種植咖啡的好所在。(圖/菅大志提供)
1931年12月14日台灣日日新報產業版便有專題報導,埔里盆地不用恐懼風暴,是適合種植咖啡的好所在。(圖/菅大志提供)

演習林最初是何時開始種植咖啡呢?根據這個1931年的新聞報導,想試著推算演習林最早種植咖啡的時期。當初演習林開設時,因為並沒有將咖啡樹當作有用的樹種,所以並沒有留下相關記錄。因此將40株幼苗從別處辛苦的搬運過來種植是不太可能的。換句話說,可以認為這40棵咖啡樹是由種子開始培育的。以40棵咖啡樹7、8年的樹齡來說的話,播下種子那年在1923年或1924年。那麼種子來自哪兒呢?聽聞林耀堂先生及許多地方耆老的證言,可以知道演習林內種有各式各樣的熱帶植物,裡面一定也種有這40顆咖啡樹的母株。種植於埔里的咖啡樹通常約4年左右會開花結果,果實掉落地面後,條件允許的狀況下就能萌芽,因此可以推算出母株的栽種時間為1919、1920年。

 

埔里演習林─「臺灣咖啡最早的發源地」

前面有提到,古坑以「臺灣咖啡的故鄉」而著名。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找到能證明演習林的咖啡樹被搬運至古坑的歷史資料。然而,但若此事屬實的話,演習林應該是比古坑更早栽種咖啡樹的。古坑咖啡於1934年於荷苞山開始咖啡的種植,當地也很重視此記錄。另一方面,雖然到目前為止演習林的官方紀錄都是1936年,然而,這次因為找到了1931年的新聞報導,足得以判定演習林確實是比古坑更早栽種咖啡的。

杯測師品嚐、嗅聞國姓咖啡的韻味與香氣,為國姓咖啡農做好品質把關。(柏原祥攝)
國姓、魚池咖啡的源頭,很可能就來自埔里演習林。(柏原祥 攝)

日治時期,由台灣總督府所主導的試驗所進行咖啡栽培實驗,嘉義農業改良場支所於昭和初期的1928年,也宣布企業將可計畫性的栽培咖啡,民間企業的咖啡栽培也正式起步了,現在以「台灣咖啡的故郷」而聞名的古坑也是其一,1934年三菱製紙會社之圖南產業合資會社於古坑荷苞山開始栽種咖啡。其他如1931年住田物産的國田正二於瑞穂舞鶴、1935年木村咖啡店的柴田文次於台東東河泰源,各自開始了咖啡的栽培。通常,宣示「○○的故郷」時,似乎會非常重視它的起始年。

即使與前述這些起始年相比較,1931年的演習林的記錄也無疑是最早的,也就是說,咖啡栽培、後製的成功讓這股咖啡風潮擴大到埔里周邊地區一事是不容忽視的事實。依據當時的各州廳別咖啡栽培情況來判斷,1929年的這個時間點,台中州(台中市、彰化縣、南投縣)方面僅有此演習林的記載,埔里演習林可以說是台灣中部地區的咖啡發源地。

這道「鳳凰于飛」雞湯,有加入惠蓀咖啡調味。(柏原祥攝)
惠蓀林場也是台灣咖啡的原鄉之一,場方甚至還開發咖啡風味的料理。(柏原祥 攝)

埔里演習林的咖啡,首先傳到同演習林的惠蓀林場是留有紀錄的,接著傳至鄰近埔里演習林的國姓鄉跟魚池鄉,也不會讓人意外,因為此事已由國姓跟魚池的老咖啡農家們證實,其種子跟栽苗是由演習林來的。咖啡栽培便以這種形式擴大到整個水沙連全域。現今國姓跟魚池的咖啡種植已成為振興鄉鎮的一大產業,在台灣引起了相當高的關注。雖說歴史是無法假設的,但假如1931年埔里演習林的咖啡栽培跟後製沒成功的話,或許不會有今天的恵蓀、國姓、魚池咖啡了。光就東京大、京都大、九州大的大學演習林並沒有咖啡栽培紀錄來看的話,北海道大學演習林咖啡的栽培跟後製的成功,是非常大的第一步,然後這第一步接著邁向惠蓀、國姓、魚池前進。根據這些史實,可以稱埔里演習林為「台灣咖啡的故郷」的其中之一吧。

 

尾聲:

 「演習林」是埔里人對這個地方的稱呼。這裡不但有政府列管的菱形瓦屋頂歷史建築物,也是「台灣咖啡的故郷」,是埔里的人們守護了一百年的至寶。日據時期,前記的四所大學雖於台灣各處設置演習林,但現在仍然維持跟日據時期一樣稱呼為演習林的,只有埔里而已。因此,不難想像這一百年間,埔里人跟演習林間的關係是多麼的緊密。

正因為如此,這個菱形瓦屋頂的事務所,也絕對是因為有埔里人們的守護,才能度過這一百年的歲月。在台灣創設演習林的條件跟日本本土不同,需要跟當地的社區與居民維持良好圓滑的關係。埔里的演習林的狀況,因為是位處於市區,所以會更特別遵守這一概念吧。依據報紙上的記載,寫有「提供給有興趣的鎮民試飲」、「即使結果累累卻不清楚後製」一事來看,應該是當時的演習林的笹尾修道主任,於12月前後,邀集了不清楚咖啡後製的埔里人們到演習林,在這個事務所製作粉末咖啡,熱情的邀請大家享用吧。話說,鎮上對此感興趣的人,住在演習林附近的黃老師、林老師、陳老師的雙親們,當時也許也在列也說不定。

埔里演習林經常辦市集活動,但其日式木造歷史建物與北海道大學之間的連結,台灣咖啡起源地的故事卻少有人知。(柏原祥 攝)
埔里演習林經常辦市集活動,但其日式木造歷史建物與北海道大學之間的連結,台灣咖啡起源地的故事卻少有人知。(柏原祥 攝)

像這樣,每年只要一到12月,不論台灣人日本人全聚集到事務所,大家愉快的品嚐著咖啡。然後,小朋友們就像黃老師跟林老師當時一樣,在吃了咖啡的紅色果實後,玩著吐咖啡籽的遊戲吧。然而,當時大家所品嚐的百年前所種的咖啡樹已不復存在。因此,為了紀念這一百周年並守護埔里的至寶─演習林,期能與埔里的各位,再一次於演習林種植咖啡。然後,重振演習林為「台灣咖啡的故郷」美名,就像當初那樣,希望能與跟埔里的各位,一起品嚐由演習林所種出來的有故事的咖啡。這咖啡,肯定有著演習林百年歷史的味道。

咖啡原鄉演習林 菱形瓦屋頂連結北海道大學百年農風(上)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opy Protected by Chetan's WP-Copyprot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