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山大排整治做一半 陳綢兒少家園成泥潭

暴雨襲台,收容保護管束及家暴兒少的陳綢兒少家園也泡湯,創辦人陳綢阿嬤踩在泥水裡滿臉無奈。(柏原祥 攝)
暴雨襲台,收容保護管束及家暴兒少的陳綢兒少家園也泡湯,創辦人陳綢阿嬤踩在泥水裡滿臉無奈。(柏原祥 攝)
暴雨襲台,收容保護管束及家暴兒少的陳綢兒少家園也泡湯,創辦人陳綢阿嬤踩在泥水裡滿臉無奈。(柏原祥 攝)

【柏原祥/埔里報導】暴雨襲台,收容輔導保護管束、家暴兒少的埔里鎮陳綢兒少家園成了泥潭,但非單純天災,因家園後山大排暴漲,水保局排水設施設計問題,大量泥水衝進家園,高齡八十多歲的創辦人陳綢穿著雨鞋踩進泥流祈求,希望災情不要擴大,影響住在家園裡的孩子們。

連日大雨,位在埔里鎮的財團法人良顯堂社會福利基金會附設陳綢兒少家園宛如水鄉澤國,看似因豪雨成災,事實上,禍首是家園後山的排水系統設計有問題,排水系統只做上游,沒做下游,反而讓山坡排水集中後直接衝進家園,每到雨季,陳綢阿嬤及兒少家園的工作人員就擔心到睡不著覺,但除了想辦法堆高沙包外,根本無力阻擋洪水灌進園區。

暴雨襲台,收容保護管束及家暴兒少的陳綢兒少家園也淹水,廣場幾被泥水給覆蓋。(柏原祥 攝)
暴雨襲台,收容保護管束及家暴兒少的陳綢兒少家園也淹水,廣場幾被泥水給覆蓋。(柏原祥 攝)

陳綢已高齡八十多歲,她也跟著工作人員穿著雨鞋、挽起袖子打理善後,她表示整夜不敢睡,與工作人員駐守,4日一早她還是站在深達及膝的泥水望著變成瀑布的檔土牆嘆氣,表示自己除了向天公伯祝禱外,似乎對這麼大的水已經「瞴法」了。在場工作人員看了無比心酸。

社工表示,如果做了高大的擋土牆,或許能阻擋泥流,但是阿嬤慈悲,知道水火無情,即使擋住,照樣衝進鄰近的民宅與田地,因此不想以鄰為壑,堅持政府單位應當用疏導的方法來治水,不應讓家園附近居民每次大雨都擔心受怕。

暴雨襲台,收容保護管束及家暴兒少的陳綢少年家園也淹水,禍首是上端未徹底整治的大排,泥水越過檳榔園成沖積扇灌進家園。(柏原祥 攝)
暴雨襲台,收容保護管束及家暴兒少的陳綢兒少家園也淹水,禍首是上端未徹底整治的大排,泥水越過檳榔園成沖積扇灌進家園。(柏原祥 攝)

良顯堂社會福利基金會主任曾進勇表示,看似豪雨成災,事實上,問題出在上游的排水系統設計有問題,疏導不成,反而將雨水集中流入家園,向水保局反應過,但換來的答案是下游施做排水設施土地取得有困難,希望家園自行協調地主解決,在101年家園開園兩個月時,已發生過逾一層樓高的土石流衝進家園,近幾年來氣候愈來愈極端,工作人員除了堆沙包防災外,還要隨時預備大規模撤離,目前共安置了60位孩子,埔里很少有地方能臨時安置這麼多人,阿嬤希望相關單位能儘快處理,才不會每日提心吊膽。

跟隨社工勘查家園上方坡地,的確發現大排水溝未連結至東埔野溪,洪水在檳榔園成了沖積扇,兒少家園成為首當其衝的目標,宿舍區、教學區汪洋一片,積水最深處達60公分,社工們感嘆要照顧60位孩子們之外,還要另外忙著救災,這對於捉襟見肘的人力調度更是雪上加霜,梅雨即已成災,夏季颱風季該如何度過?工作人員不禁憂心忡忡,希望相關單位能夠協助積極解決家園的難關,不應讓照顧孩子們的家園,反而成為最危險的災區。

暴雨襲台,收容保護管束及家暴兒少的陳綢兒少家園也淹水,禍首是上端做一半的大排,滾滾泥流直接衝進家園。(柏原祥 攝)
暴雨襲台,收容保護管束及家暴兒少的陳綢兒少家園也淹水,禍首是上端做一半的大排,滾滾泥流直接衝進家園。(柏原祥 攝)
暴雨襲台,收容保護管束及家暴兒少的陳綢兒少家園也淹水,鳥瞰角度整個廣場都浸在泥水裡。(柏原祥 攝)
暴雨襲台,收容保護管束及家暴兒少的陳綢兒少家園也淹水,鳥瞰角度整個廣場都浸在泥水裡。(柏原祥 攝)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opy Protected by Chetan's WP-Copyprot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