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牛欄戰役」戰士黃金島 重回埔里緬懷抗暴歷史

烏牛欄戰役講談結束後,「二七部隊」警備隊長黃金島為讀者新書簽名。(洪健鈞 攝)
烏牛欄戰役講談結束後,「二七部隊」警備隊長黃金島為讀者新書簽名。(洪健鈞 攝)
烏牛欄戰役講談結束後,「二七部隊」警備隊長黃金島為讀者新書簽名。(李休睏 攝)

【李休睏/埔里報導】1947年3月12號,台中地區因應「二二八事件」影響而組織的民間反抗軍「二七部隊」,決定率隊往埔里做戰略性撤退,當時擔任警備隊隊長的黃金島,今年高齡91,再次重回故地,於愛蘭橋畔的「南投縣二二八事件烏牛欄戰役紀念碑」旁解說,20多位參與者聆聽70年前肅殺的戰役過往,對造如今車水馬龍的愛蘭橋,不禁教人唏噓。

「烏牛欄戰役」爆發 歷史重要轉折

黃金島先生,現年91歲。曾在二次大戰時擔任日本帝國海軍特別志願兵、服役於橫須賀第四海軍陸戰隊,進駐中國海南島;戰後返台,在「二二八事件」爆發後響應民間的「抗暴」行動,參與「二七部隊」並擔負警備隊隊長的職務。二七部隊駐紮埔里的第三天、也就是1947年3月16號的清晨,由黃金島率領的青年軍,襲擊了自烏溪河谷侵入的國民政府軍二十一師隊伍,展開了史稱「烏牛欄戰役」的重要戰事!

烏牛欄戰役講談結束後,「二七部隊」警備隊長黃金島專注地訴說當年戰役命懸一線的狀況。(洪健鈞 攝)
烏牛欄戰役講談結束後,「二七部隊」警備隊長黃金島專注地訴說當年戰役命懸一線的狀況。(李休睏 攝)

由於青年軍潛伏於地勢高處的「牛相觸台地」(今牛耳石雕公園位置),讓落居下方的二十一師軍隊一度摸不清敵方所在、戰況陷入數小時的膠著;下午三時,青年軍的彈藥即將用罄,迫使身為指揮官的黃金島冒死越過「愛蘭橋」、奔回部隊基地「武德殿」(今埔里鎮公所位置)尋求救援。但由於二七部隊的糧食與裝備補給嚴重缺乏,最後仍是在當日傍晚宣告「解散」,終結了當時中部地區最龐大的武裝抗暴勢力。

黃金島受邀重回舊地演說

「中部共生青年組合」組織所舉行的「二二八中彰投小旅行」活動中受邀黃金島解說,地點即在2004年由南投縣府設立的「南投縣二二八事件烏牛欄戰役紀念碑」旁,聚集有20多位的參與者與活動志工,認真聆聽起黃金島鉅細靡遺地戰況講解,共同見證70年前那氣氛肅殺的戰役過往。

烏牛欄戰役講談結束後,「二七部隊」警備隊長黃金島來到埔里二二八紀念碑前,訴說當年戰役命懸一線的狀況。(洪健鈞 攝)
烏牛欄戰役講談結束後,「二七部隊」警備隊長黃金島來到埔里二二八紀念碑前,訴說當年戰役命懸一線的狀況。(李休睏 攝)

現今的「愛蘭橋」,早已改建成「鋼筋水泥」形式的堅固大橋。銜接了「台14線」與「台21線」二條重要公路的交岔口,碰著交通頻繁的週日假期,只望見一台又一台的汽車或遊覽車繁忙進出,人們旅遊更便利了;當年黃金島口中那「命懸一線」的烏牛欄吊橋,現今卻變作車潮壅擠的交通要道,不禁教人唏噓。

在解說完戰役狀況後,黃金島大方地與活動參與者合照、幫購買自己口述傳記《二二八戰士黃金島的一生》的讀者作簽名互動,一派討人喜愛的親民作風,頓時沖淡了剛才「戰地解說」所帶給人的肅穆氛圍,也讓人看見他私下那輕鬆和藹的「阿伯」性格。2017-03-14 10:32:15

《二七部隊》埔里播映 黃炳松會面「偶像」黃金島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opy Protected by Chetan's WP-Copyprot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