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好好吃飯了嗎? 真食廚房的真實人生故事

劉冠儀(右)來自新加坡,她創立了「真食廚房」,要讓人們認識真正的食物。(柏原祥 攝)
劉冠儀(右)來自新加坡,她正在做南洋風味的咖哩。(柏原祥 攝)
劉冠儀(右)來自新加坡,在頭社落地生根,她以簡單的料理手法,要讓人們認識真食物。(柏原祥 攝)

【黃雅涵、李秀霞、曾祥鳳、柏原祥/魚池報導】「你有好好吃飯?好好睡覺嗎?」暮色將近時來到「真食廚房」,掌廚的女主人是綽號「甜甜」的劉冠儀,她接待客人一開口,就丟出了大哉問。一位來自新加坡的Office Lady,嫁給了頭社盆地的製茶師黃憲治,共築「真食」的小天地,盼望來客用覺察的心來享用食物。

真食廚房位於頭社活盆地,遠離日月潭喧囂,若沒有熟人指引,鄉間小路又沒路牌,很容易錯過,沿著磚牆往前移動,經過一片菜園圃,看到一個鐵皮搭建而成的空間,這就是料理的所在,空氣洋溢著清新,三合院的磚造古厝,讓人彷如回到童年時光到爺爺奶奶家玩耍的情境,橙黃的燈光溫暖而明亮,塌塌米地板散發藺草香,老闆劉冠儀,與先生黃憲治迎接大夥,介紹今晚的餐點。

上 菜 了

第一道菜是生菜沙拉,生菜是當天現採現摘,甜甜說,只有家人,才會把菜葉一片一片洗乾淨,她拿出保鮮盒,將蔬菜一片片撕成可以入口的碎狀,沙拉中的菊苣相當青翠,有來自梅峰的蘋果、信義豐丘的葡萄,自家種植的香水木瓜、撒上烘烤過的本土黃豆,每一樣食材的來源,清清楚楚記在甜甜腦袋裡,搭配檸檬酵素與蜂蜜特調的醬汁,不像市售和風醬這麼死鹹,反而清爽的將蔬菜和水果的鮮甜提點出來,剩下沙拉醬還可加開水飲用,當成開胃果汁。

劉冠儀所的沙拉,蔬果來自小農,搭配檸檬酵素與蜂蜜製作的清爽沙拉醬。(曾祥鳳 攝)
劉冠儀所的沙拉,蔬果來自小農,搭配檸檬酵素與蜂蜜製作的清爽沙拉醬。(曾祥鳳 攝)

第二道菜是採用屋麥麵包工作室採用台灣小麥、自製酵母發酵而成的麵包,歐式拖鞋麵包較硬的口感,外皮酥脆,因自然發酵而形成大小不一的孔隙,配上三種配料:鳳梨果醬、法國伊斯尼奶油、桑葚果醬,另附上一碟加上海鹽的橄欖油,提升麵包的多重口感,鳳梨果醬則有一種焦糖味又帶著果肉香,大口細嚼,幸福感飄然而生。

真食廚房劉冠儀所準備的拖鞋麵包,搭配鳳梨醬、伊斯尼奶油、桑椹醬與海鹽橄欖油。(柏原祥 攝)
真食廚房劉冠儀所準備的拖鞋麵包,搭配鳳梨醬、伊斯尼奶油、桑椹醬與海鹽橄欖油。(柏原祥 攝)

第三道菜是湯品,是用台灣米釀製而成的味曾,不會死鹹,顏色比市面上的味曾湯要偏紅一點,湯裡浮散著玉米、蔬菜、凍豆腐塊,玉米非常香甜可口,蔬菜則有一種甜味,是讓人喝了覺得舒服的湯。

真食廚房劉冠儀所料理的南洋風味咖哩飯,散發獨特的香氣。(柏原祥 攝)
真食廚房劉冠儀所料理的南洋風味咖哩飯,散發獨特的香氣。(柏原祥 攝)

第四道是今晚的主餐,是東南亞酸辣風味的咖哩飯,米飯是秈稻10號的白米+紅米調配出來的,薑黃、南薑佐醬,配料則有黑木耳、切成薄片的杏鮑菇、高麗菜、秋葵,這東南亞味道來自於一種名叫Laksa的香草葉,這片小小的葉子讓整個醬汁呈現出一種特殊的香氣,且相當下飯,女主人巧妙的將家鄉的風味融入進去。

料理「人良」理念─好好吃飯、好好生活

「食」這個字拆解開來,就是「人、良」,甜甜堅持使用的原料皆是向「友善農作」的小農買來的,她說:「他們賣的蔬菜也許不漂亮,因為消費者都喜歡漂亮的蔬菜,但農夫種什麼樣的菜,這其實來自於我們的選擇。」她選用的食材皆是以「對大自然友善」的方法種植的。

包括飯後的茶品,是黃憲治選用乾淨、安全農法種植的茶葉,雖然被太太吐槽自己老公的紅茶「味道平淡」,但卻是黃憲治引以為傲的味道,別人製茶只需要8小時完成工序,他的茶發酵完成則需要3天,用他自己的步調慢慢將茶催熟。

劉冠儀(右坐者)與丈夫黃憲治(右立者)與前來用餐的朋友分享創業歷程。(廖肇祥 攝)
劉冠儀(右坐者)與丈夫黃憲治(右立者)與前來用餐的朋友分享創業歷程。(廖肇祥 攝)

甜甜說:「我沒有什麼特別的理念,我只是用我覺得舒服的方式料理食物,對我而言,烹飪食物是一種生活態度,希望食物吃到人們口中是會帶來一些什麼的,人的一天就是吃喝拉撒,而吃東西這麼一件重要的事情,很多人卻吃得不知不覺。」。

他鄉變故鄉、找到知音與伴侶

保持覺察的心去體驗生活,每道食材都該保有各自的風味、又融合搭配在一起,這料理精神看似簡單,但實踐起來,卻障礙重重。劉冠儀在新加坡的時候曾有過5年在飯店業工作經驗,都市化國家步調快速,要服務各式各樣的客人,她每天穿著高跟鞋,忙進忙出,日子看似五光十色,但一個人自我對話的時候,卻感到無比孤單。

黃憲治與劉冠儀異國文化連姻,經常「哒嘴鼓」,但兩人個性互補,默契十足。(柏原祥 攝)
黃憲治與劉冠儀異國文化連姻,經常「哒嘴鼓」,但兩人個性互補,默契十足。(柏原祥 攝)

約4年前,劉冠儀隻身來到台灣環島旅行,到了埔里,喜歡上這裡的風景,她說「人生不一定要等到遇上挫折或困境,才開始面對內心或做不同的選擇」她覺得這個地方在呼喚她,帶著積蓄來到台灣,第二年就在魚池鄉共和村開了「真食廚房」。

一位20多歲的女人家,在繞過田埂才能抵達的偏鄉磚房裡開餐廳,靠著誠摯的手藝,吸引了固定客人,甚至連月下老人也到訪了。

第三年的生活,有一天來了一位友人的男性朋友到餐廳吃飯,這位男性朋友回憶起當時的情景:「她是一位不像廚師的老闆,頭髮短短的年輕女孩,很平凡、很好客、飯後招待的茶飲,據說這是她心愛的紅茶─山茶,喝了一口問我『這是哪裡來的茶?』老闆說是『跟熟人買的』,我暗地竊喜,這熟人可是跟我批貨買的,我才是做茶人。」

黃憲治與劉冠儀異國文化連姻,兩人個性互補,默契十足,是創業的知音伙伴。(柏原祥 攝)
黃憲治與劉冠儀異國文化連姻,兩人個性互補,默契十足,是創業的知音伙伴。(柏原祥 攝)

男性朋友後來經常帶茶來到餐廳泡茶聊天……,這時間久了呢,友誼也深了。當房東要漲房租,經營又遇到瓶頸,新加坡帶來的積蓄即將花光,這位男性朋友把甜甜接到家裡去住,家夠大、地夠廣,慢慢地重建真食廚房,男性友人的長輩忍不住說話了:「把一個女孩子接到家裡住,也應該在一起了吧?」。

這位男性朋友就是黃憲治,他們辦了場小農派對,成婚了。問他們,到底是誰先開口求婚呢?黃憲治說:「就自然發生呀!就跟甜甜的料理一樣,很自然的味道、用心搭配在一起。」。

從知音,成為了夫妻,故事並未說完,就像是黃憲治說茶,打開話匣子講不完,從種植、手作、泡茶、品茶,每一位專業職人即使對其投注心力的本業與驕傲,難免會遇上阻礙與挑戰,這包括了原生家庭的不認同、夫妻間異國文化之間的磨合、與長輩世代之間經營觀念和價值觀上的衝突,面對一連串生活上的挑戰,還要努力思考如何在非主流觀光路線突破,讓好食物、好料理被好心人品嚐到。

黃憲治與劉冠儀異國文化連姻,結婚時無鋪張的宴席,而是邀請好友共食與表演。(柏原祥 攝)
黃憲治與劉冠儀異國文化連姻,結婚時無鋪張的宴席,而是邀請好友共食與表演。(柏原祥 攝)

幸福的滋味從來不會只是甜的,雖然被叫做甜甜,但在理想與傳統之間拉鋸,爽朗的笑聲背後,甜甜仍看似有些許憂愁。

但甜甜依然堅持自己對食材的理念,堅持就是不要使用農藥去種植蔬菜,堅持要用好的食材給客人品嚐,勇於去做自己認為對的事。「真食」廚房的故事,就是「真實」的人生,他們透過料理與圍著火堆品茶時,用自身創業的歷程,告訴客人們,人生最需要的,不過是

好 好 睡 覺
好 好 吃 飯
好 好 生 活!

真食廚房劉冠儀與黃憲治(中立者),與同來用餐的食客烤火合影。(柏原祥 攝)
真食廚房劉冠儀與黃憲治(中立者),與同來用餐的食客烤火合影。(柏原祥 攝)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opy Protected by Chetan's WP-Copyprot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