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所砍除南安路柳樹、修剪黑板樹 黃炳松悲憤抗議 

高齡84歲的黃炳松在助理攙扶下至公所砍樹現場,表情與語氣相當悲憤。(柏原祥攝)
高齡84歲的黃炳松在助理攙扶下至公所砍樹現場,表情與語氣相當悲憤。(柏原祥攝)

【柏原祥/埔里報導】埔里鎮公所22日早上以倒伏造成路障為由,將南安路三棵樹齡約三、四十年的柳樹砍除,並修剪一旁3層樓高的黑板樹,高齡84歲的樹木栽種人黃炳松不捨出面阻擋,雙方爆發口角,黃炳松強調他不是反對修剪,而是反對未經評估,粗暴的修剪或移植,但鎮公所仍以有安全疑慮為由執行修剪。

看著公所清潔隊人員修剪親手種植的黑板樹,黃炳松悲憤莫名,步履不穩。(柏原祥攝)
看著公所清潔隊人員修剪親手種植的黑板樹,黃炳松情緒激動,步履數度不穩。(柏原祥攝)

21日晚間埔里鎮南安路3棵柳樹疑似因連日多雨,突然斷裂,雖然未砸中人車,但傾倒的樹枝樹幹橫越路面,雙向交通阻礙,埔里鎮公所清潔隊當晚清除路面枝幹、並砍除主幹,22日早上約9時再到事發現場清理環境,並執行黑板樹修剪作業,遭到恰好路過的牛耳藝術渡假村董事長黃炳松目擊,高齡84歲的他馬上下車與執行人員理論,強調他有樹木的私有權,公所不應逕行砍除或不當修剪。

黃炳松語氣悲憤的指出,南安路的柳樹樹齡有三、四十年,樹幹能長到成人腰般粗壯的柳樹很少見,連在日本天皇住的皇宮,柳樹也沒長這麼好看,被公所砍除的柳樹樹根並沒有翻出土外,代表著它元氣還在,生命力還很強健,細心照顧有很大的機會恢復綠意,但是公所不僅修剪斷裂的枝葉,還把整個樹頭砍除,完完全全斷了柳樹的生機。

雖然植樹人黃炳松到場抗議,埔里鎮公所仍繼續修剪黑板樹。(柏原祥攝)
雖然植樹人黃炳松到場抗議,埔里鎮公所仍繼續修剪黑板樹。(柏原祥攝)

經營藝術園區長達50年的黃炳松愛樹成痴,他也常常對外自稱是樹木專家,他強調「我反對的不是修剪,而是反對未經審慎評估,粗暴、不專業的修剪或移植」。

公所修剪黑板樹的作業因黃炳松在樹下抗爭,表達私有權而中斷,埔里鎮長周義雄在多方催促下,並未到場做決策,而是指派鎮公所主任秘書潘順能到場協調。

埔里鎮公所除了砍除倒伏柳樹,也執行黑板樹修剪及環境整理工作。(柏原祥攝)
埔里鎮公所除了砍除倒伏柳樹,也執行黑板樹修剪及環境整理工作。(柏原祥攝)

潘順能表示,因為柳樹枝幹倒伏阻礙交通,交派清潔隊做緊急處置,讓雙向車流儘速恢復,修剪黑板樹則是因沿路住戶擔心路樹倒伏砸傷人車,而做局部修剪,公有地上的樹木,公所考量民眾整體利益,有權責做修剪或移植,黃炳松先生強調樹木是他種的,有私有權,先前鎮長其實有同意讓他移植到私人土地,不要將樹木留在公有土地上。

由於雙方爆發激烈口角,對話仍無交集,警方獲報到場維持秩序,公所仍決定繼續執行修剪作業。黃炳松則揚言將會走法律程序為樹求一個公道。

黃炳松指出,被砍除的柳樹樹頭很穩固,樹根沒有翻起,卻被公所整個斷頭,喪失生機。(柏原祥攝)
黃炳松指出,被砍除的柳樹樹頭很穩固,樹根沒有翻起,卻被公所整個斷頭,喪失生機。(柏原祥攝)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opy Protected by Chetan's WP-Copyprot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