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樹愛埔里 反南安路移樹人士脫衣「盡忠抱樹」

為了表達護樹心聲,5位埔里男子脫去上衣寫上「護樹愛埔里」,表達南安路護岸樹木「我要活下去」的心聲。(柏原祥攝)
為了表達護樹心聲,5位埔里男子脫去上衣寫上「護樹愛埔里」,表達南安路護岸樹木「我要活下去」的心聲。(柏原祥攝)
為了表達護樹心聲,5位埔里男子脫去上衣寫上「護樹愛埔里」,表達南安路護岸樹木「我要活下去」的心聲。(柏原祥攝)

【柏原祥、唐茹蘋/埔里報導】反對埔里鎮南安路移樹的護樹人士,13日集結在茄苳樹王公前,由5位男子脫下上衣,背上寫下「護樹愛埔里」,替杷城排洪道沿岸樹木,表達「我要活下去」的心聲,也為鎮民發出「為鎮民留一口氣的」訴求,學者指出茄苳是優良護岸樹種,把這排樹移掉,埔里鎮最漂亮、生態最豐富的水岸森林就沒了,不少鎮民到場聲援,並繫上黃絲帶祈福,告誡埔里鎮長周義雄「樹是全體鎮民的,不只是南安路居民的,請鎮長不要把自己做小,只當個南安路的『路長』」。

埔里護樹聯盟志工、鎮代黃正男與何惠娟等人今日早上9時先在在茄苳樹王公前的興南宮,先焚香祈求茄苳樹王公庇佑護樹行動,這群人有退休人士、有導覽解說志工、大學生、也有祖母帶著小孩,在排洪道護欄上繫上象徵為路樹祈福的黃絲帶,5名男子脫下上衣,展開護樹行動劇,效法岳飛在背上刺字,分別寫下「護樹愛埔里」等字,共同誓言護樹到底,並預告17日(週六)早上9時的護樹大遊行。

廣告
曾立馨恒吉宮廟口演唱會廣告

護樹行動的會場,有阿嬤帶著孫子在南安路護岸欄杆上綁上黃絲帶,為161棵即將移植的樹木祈福。(柏原祥攝)
護樹行動的會場,有阿嬤帶著孫子在南安路護岸欄杆上綁上黃絲帶,為161棵即將移植的樹木祈福。(柏原祥攝)

台灣生態學會理事長、靜宜大學生態人文學系教授楊國禎也到場聲援,他指出運用樹木植栽抓牢土石做堤岸,是國際生態工法的潮流,茄苳是固堤與空污減量最佳樹種之一,再怎麼堅固的水泥堤岸,年限久了會崩裂,樹木根系會生長,抓牢土石避免水流沖刷淘空,茄苳也是營造生物多樣最佳的樹種之一,南安路這排路樹是埔里最優美的水岸森林,不但淨化空氣,也能送來涼風,埔里鎮公所不思感恩,沒做好螞蟻防治、護岸安全、環境整潔,卻把問題歸咎給不會講話的路樹,這是把「恩人當成仇人」,非常的惡質。

反對移樹的埔里鎮民周淑緞及陳敏惠表示,埔里鎮公所不斷改變移植南安路樹的藉口,從今年7月提出「褐根病」藉口,在8月又改成「螞蟻+環境髒亂論」,現在又提出最新的「樹木潰堤論」,沒有任何一位專家敢保證樹木潰堤與樹木直接相關,埔里鎮公所卻官官相護,無視於埔里鎮民的心聲,周淑緞強調「不懂鎮長周義雄甘犯眾怒,堅持移樹,樹是全體鎮民的,不只是南安路居民的,鎮長別把自己做小,只當個南安路的『路長』」。

埔里鎮民周淑緞代表本地護樹人士,呼籲鎮長應聽聽埔里普遍鎮民的心聲,不要做成「路長」。(柏原祥攝)
埔里鎮民周淑緞代表本地護樹人士,呼籲鎮長應聽聽埔里普遍鎮民的心聲,不要做成「路長」。(柏原祥攝)

台灣護樹團體聯盟發起人張美惠表示,政府在民間學者推動下發表河川生態工法,其中就發表過「種茄苳樹護堤護坡」,也向水利署查證過,台灣的水泥護坡只有因為水泥老化和偷工減料造成潰堤,沒有因為樹木而潰堤的紀錄。

埔里PM2.5空污減量自救會則表示埔里空氣已經是變成台灣的「大黑心」,空氣污染問題非常的嚴重,種樹都來不及了還移植樹木,希望鎮長可以保留茄苳,好好照顧這裡的樹,而且種樹要多種固碳能力好的樹種,不是種櫻花。

靜宜大學生態人文學系教授楊國禎表示,南安路護岸樹木是埔里最美麗的水岸路樹,且具固岸功能。(柏原祥攝)
靜宜大學生態人文學系教授楊國禎表示,南安路護岸樹木是埔里最美麗的水岸路樹,且具固岸功能。(柏原祥攝)

埔里護樹志工周家安則表示,中國的榕江和西湖的垂柳是歷史有名的,台中市柳川,梅川,大容溝,麻園頭溪…等溪畔不是都是種滿了樹嗎?按照周義雄鎮長這樣的邏輯,不就是要把樹都砍光光最安全。

埔里護樹聯盟在茄苳樹前呼口號「護樹愛埔里,為鎮民留一口氣」,並提醒埔里鎮公所,水泥只有30年到50年左右的壽命,護岸水泥崩解之前,樹根綁住軟的土石,反而能延長壽命,如果護岸真得不安全,那何必在護岸上再花1400萬做人行步道?希望鎮長不要浪費公帑,也不要因為硬要做這個工程而錯殺恩人,10月17日(六)早上9時,南安路將展開護樹大遊行、為老樹祈福活動,歡迎鎮民前來表達心聲。

相關新聞:

南安路移樹說明會 周義雄:一切為鎮民身家財產安全考量

相關影音: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opy Protected by Chetan's WP-Copyprot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