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漩渦裡的堅毅靈魂 我的多桑日本兵畫展埔圖展出

來自日本的舞蹈家,在「我的多桑日本兵」中以舞姿,表現台籍日本兵被大時代掩沒、國族認同糾結的一面。(柏原祥攝)
來自日本的舞蹈家,在「我的多桑日本兵」中以舞姿,表現台籍日本兵被大時代掩沒、國族認同糾結的一面。(柏原祥攝)

【柏原祥/埔里報導】8月15日是二次世界大戰終戰70週年,高齡94歲的台籍日本兵劉英輝之小女而劉敏,在埔里鎮立圖書館舉辦「我的多桑日本兵」畫展,她以生動的筆觸,描述二戰期間,台灣一群平均不到20歲的青年被日本政府發派到南洋參與世界大戰的故事,畫作中的青年面容多已凋零,他們面臨國族認同、人道、親情之間的拉鋸,顯現戰爭的荒謬與無情。

劉英輝22歲的時候被日本軍政府徵召前往新幾內亞島的拉包爾,當時他的長子才3個月,出征前夕,妻子抱著襁褓中的孩子哭著送別,劉英輝說:「現在不要哭,等骨灰送回來再哭吧」,他與約40名埔里青年,在拉包爾103兵站病院當軍伕,主要做扛屍體、埋葬死人等工作,在日本治理時代,劉英輝是效忠日本天皇,抱持著愛國心到戰地奉獻青春,他與同袍們每晚都仰望南十字星座,找尋台灣的方向,思念埔里的家人。

94歲台籍日本兵劉英輝(中)在女兒畫展中與昔日同僚黃金印會面,兩人行軍禮,並唱起了日本軍歌。(柏原祥攝)
94歲台籍日本兵劉英輝(中)在女兒畫展中與昔日同僚黃金印會面,兩人行軍禮,並唱起了日本軍歌。(柏原祥攝)

台籍日本兵參與世界大戰的歷史,是日治時期台灣人民迫於現實無奈的縮影,他們的人生,就像是一片扁舟,被大時代的洪流捲進去,夾在日本天皇與國民政府之間,面臨著國族認同的錯亂,出征前親情的拔河,畫家劉敏自小聽著「多桑」(日語父親的意思)到南洋戰爭的故事,成長過程中父親在異國的畫面常深入腦海,她向藝術家劉秀美習畫,決定將「多桑」的故事畫出來。

「我的多桑日本兵」在埔里鎮立圖書館4樓「埔里文庫」展出,劉敏在開幕儀式中表示,辦畫展主要呈現家族故事,也希望台籍日本兵的生命軌跡不要被埋沒,父親能在戰場保存性命回到家鄉,又堅毅的活在這片土地,這回憶的畫面是無比動人的,父親已高齡94歲,他的同袍多已凋零,盼望自己的畫筆,能為時代留下見證。

94歲台籍日本兵劉英輝(左)的故事,被小女兒劉敏(中)當作創作素材,並在埔里圖書館舉辦畫展。(柏原祥攝)
94歲台籍日本兵劉英輝(左)的故事,被小女兒劉敏(中)當作創作素材,並在埔里圖書館舉辦畫展。(柏原祥攝)

高齡90歲的台籍日本兵黃金印,昨日也來參與畫展,他見到劉英輝相當激動,兩人還挺直腰桿行舉手禮,並即興唱起了日本歌,聊起那不堪回首的回憶,不禁感慨大時代的捉弄。

「我的多桑日本兵」畫展在埔里圖書館四樓埔里文庫展出,展期至9月15日。(柏原祥攝)
「我的多桑日本兵」畫展在埔里圖書館四樓埔里文庫展出,展期至9月15日。(柏原祥攝)

掌握埔里的藝文動態 來 大埔里@報 粉絲團按讚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opy Protected by Chetan's WP-Copyprot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