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忍心 農藥戕害土地與農人

1030810-art01

【吳熙吉/圖、文】 移居國姓鄉已有一年,本是看上滿山充滿生機的翠綠,每天傍晚例行的散步,總是一畦田走過一畦田,看著辛勤的農夫彎腰耕作,真是不容易啊,粒粒皆辛苦。

 

今年適巧碰上難得的香蕉大外銷,連香蕉產地的子民都要忍受高貴的價錢,方能享用自家美食,更重要的問題是,看到四個月前還是一片原始雜木林,好多直徑30公分以上的大樹一個下午全部砍伐殆盡,心好痛。

 

現在香蕉快開花了,而香蕉樹下雜草也是全部死光,連隔壁的雜木林也遭殃。有時見一老農頂著落日餘暉,大噴除草劑,我距離他十幾公尺都能聞到嗆鼻的藥味,我快速掩鼻離開。但老農卻連口罩都沒帶,滿身大汗,汗水是容易沾黏農藥,再由皮膚吸入,真是一種慢性自殺。

 

國家管制二手菸,卻不敢管制噴灑農藥越界的傷害。都市人喜歡買地蓋農舍,小心隔壁噴農藥,土地受傷,人生病,環境破壞殆盡,一時的經濟利益,卻把傷痛都給了鄰居。

 

年輕拼命工作,年老時卻拼命看醫生,農夫的辛苦是否可用不一樣的習慣去改善自身與環境的健康。就像畫家的觀念是主導畫風的船舵,一樣的香蕉可有不一樣的種法,同樣是農夫卻可當一個健康的農人,希望新一代的農夫能為自身與環境多點關心,慣行農法只是讓自身與環境雙輸的局面,我們的後代又該何去何從,真是不忍心。 

Comments

@報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opy Protected by Chetan's WP-Copyprot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