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移工問題 凸顯缺工困境

大坪頂農民:「我們不是愛用外勞,是找不到工人。」

埔里大坪頂外勞議題
外地警察至大坪頂農作區查緝逃逸外勞,未查明身份,先將合法外勞上銬。(黃佳琪攝)

【記者黃佳琪/專題報導】手銬、腳鐐、電擊棒,這些在監獄、看守所制伏嫌犯的工具,近年來竟頻繁出現在埔里鎮大坪頂農作區,外縣市警察將大坪頂當作查緝逃逸外勞的「績效提款機」,違反人權的過當作為,在樸實農庄引發反彈,其實衝突表象之下,凸顯的是農村青壯勞動力流失、嚴重缺工的危機。

大坪頂農業區的百香果佔全國總產量的九成以上、蘿蔔種植面積更達兩百甲,單一產區面積全國之冠,生薑、絲瓜、山藥產量也很驚人。一旦農產品欠收,全國果菜市場價格跟著波動,但近二十年來,青壯勞動人口不斷流失到都市,農村地區僅剩日漸凋零的老農,未來的農業生產,誰來接力?

現狀:本地農工難找

務農四十多年,大坪頂六十來歲的杜姓農民表示,年事已高,粗重差事做不來,雖育有二子,農忙時難以調度,只得徵求其他農工來協助,如以一天工資1200元的報酬來計算,一天工作8小時,一個月工作22天,新水為26400元,優於基本工資;如時薪換算,也有150元,高於基本時薪109元甚多,但是依然找不到工人可以聘雇。

杜姓老農感嘆:「我也曾經尋求大埔里地區四個就業服務站的協助,徵求工人,不過大家一聽到要務農,要曬太陽,就打退堂鼓了。」

就業服務站人員指出,農村勞力不足的主要原因除了人口老化、年輕人口外流等基本因素外,台灣邁入高學歷社會,大學生滿街趴趴走,社會價值觀逐漸改變,年輕一代對於從事勞力密集的工作較為排斥,寧願選擇服務業。

但最關鍵的因素,恐怕是不合時宜的法令與政策,逼得農民請移工。

真相:法令跟不上現狀

以大坪頂大宗作物「百香果」為例,一甲地大約需要二名農工管理耕作,而短期作物如蘿蔔,在除草、疏株、採收等階段性任務時,所需的人力就得有六名上下,勞力相當密集。但現今法令卻只允許製造業、工業等行業合法申請外籍勞工,對於農業完全沒有政策或方向,讓農民不禁感嘆:「工人難請,農民都快餓死了。」

專門報導移工新聞的《四方報》前總編張正指出,無論承認與否,外籍移工在檯面下,已是許多農庄不可或缺的勞動力,但政府的農村勞工政策跟不上現狀,警察值勤只拚績效,未與農政單位協調,類似侵害移工或本地農人的狀況,恐怕難以根絕。

埔里大坪頂查緝外勞
合成里長蔡敏雄指出,很多皮膚黝黑的農人,被警察當成逃逸外勞查緝。(黃佳琪攝)

「幾次事件下來別說本國勞工難請,外籍勞工更是望之卻步!」當地合成里長蔡敏雄說,這一、二年來各單位到大坪頂查緝外勞動作頻頻,皮膚較為黝黑、五官深邃的農民,常被誤認為外勞,遭到查緝單位強行壓制在地,執法方式常惹爭議。根本解決之道,還是得仰賴政府相關機關能夠制定合宜的政策,例如一甲地可以聘雇1至2名合法外勞等方式,幫助農民找到工人,讓以農立國的台灣寶島得以永續生產。

大坪頂查緝外勞事件簿

 

日期 事由
101.11.03 移民署台南專勤隊前往大坪頂查緝逃逸外勞,以電擊棒、腳鐐、鐵鍊等工具,將一杜姓農民誤打成傷,踐踏人權,引發居民不滿,執法過當更惹爭議。
102.05.29 海巡署彰化鹿港分隊協同彰化溪湖分局前往大坪頂訪視合法外勞。見路旁三名外勞圍觀,未查明身分即上手銬,事後查明為合法外勞才放人。
 102.07.24 台中市警豐原分局,執行專案動員10名員警到大坪頂查緝非法外勞,攔查二名持有身分證的外籍配偶,強行帶往派出所。過程爆發口角拉扯,居民質疑辦案手法粗糙。

 

埔里大坪頂農業外勞
外勞其實在台灣農村已是重要的勞動力,外地警察將大坪頂當作績效天堂,時有違反人權的不當作為。(黃佳琪攝)

開放外勞?恐牽動政治敏感神經
農力仲介、打工換宿等替代方案或可行

【記者黃佳琪、柏原祥/埔里報導】農村缺工現象普遍,外勞填補了這個空隙──現實狀況恐怕是,外勞已是台灣糧食安全不可或缺的勞動力,但開放農業外勞議題相當敏感,民代及返鄉青年農民認為,成立「農力」仲介公司、開放觀光護照打工換宿,是解決農村勞動力不足的權宜之計。

《四方報》前總編張正直言:「就台灣政治現實面來看,開放農業外勞是不可能的任務」,人民害怕開放後壓低基本薪資、排擠職缺,外勞又沒選票,民意代表一旦支持開放,恐面臨強大的選票流失壓力。

埔里大坪頂農業外勞馬文君
立委馬文君認為,應該比造日本經驗,開設「農力」仲介公司,解決埔里農村缺工的問題。(黃佳琪攝)

立法委員馬文君認為台灣農業發人口老化、年輕勞動力外流的困境與日本相近,日本並非引進外勞,而是成立人力仲介公司,簡單來說即仲介公司擔任媒介,先募集一批願意從事農業工作的農工,再找尋需要勞力的農村,將勞工與雇主配對,不僅有效解決農村勞動力欠缺問題,也可以降低失業率。

不過成立農業人力仲介公司,需要經費與專業人才,相關法令制定曠日廢時,馬文君認為農委會已規畫農村再生計畫,其中已有編列預算,不如利用農造的經費來成立人力仲介公司,對農民實質幫助應該更大。

大坪頂缺工-大坪頂查緝外勞-大坪頂逃逸外勞-大坪頂農業問題-大坪頂打工換宿立委馬文君認為,應該比造日本經驗,開設「農力」仲介公司,解決埔里農村缺工的問題。(黃佳琪攝)

返鄉從事農業的埔里青年沈茗偉觀察,農委會「吉時從農」、「農業經營專區」、「小地主大佃農」等補助政策規劃,限定擁有一甲農地以上的農友才能申請,真正受惠的是農會與大地主,但對於有興趣返鄉從事農耕的青年來說,這門檻難以跨越:「從農薪水如果比不上在便利商店打工,又要曬太陽,又要擔心老天爺不給飯吃,青年勞動力還是不願返鄉務農。」

沈茗偉建議,開放觀光護照打工換宿是解決「工荒」的可行方式,台灣早有一群大學生跑去紐澳農村打工,應該也可以開放外籍遊客前來台灣農村短期旅遊,不但讓他們深度體驗台灣農村文化,也能避開敏感的外勞開放政策,並實質供應農村勞動力。 

Comments

@報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opy Protected by Chetan's WP-Copyprot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