埔里研究會─農地農用課題 內埔農地爭議(上)

埔里出好水,孕育許多好水農產,如圖中的茭白筍。(柏原祥攝)
埔里出好水,孕育許多好水農產,如圖中的茭白筍。(柏原祥攝)

埔里研究會是暨南國際大學水沙連辦公室發起的研究討論組織,每雙週定期在阿朴咖啡座談,邀請產官學民各界代表人士參與討論,提出各個面向的建議,希望大埔里地方變得更好。

大埔里生活網小編群與水沙連辦公室合作,每一次討論的內容,將在網站與粉絲團同步刊載,希望這個園地,喚起鄉親們對公共事務的關心。以下為討論記錄內容:
埔里研究會—【埔里農地農用課題—內埔農地爭議】

時間:101年10月2日  晚間7:30開始

地點:阿朴咖啡

紀錄:中文四林于湘

與會人員:

暨南大學公行系江大樹教授、公行系兼任講師張力亞、水沙連辦公室楊志彬執行長、社工系陳玲萍兼任助理教授、社工系黃彥宜副教授、社工所碩二張森葳、社工所碩二林冠惟、社工所碩二陳怡樺、應光五吳宗澤、公行系劉乙立、中文四鄭宇茜、中文四曉君、經濟系洪育增、水辦助理怡君、公行系公益服務同學15名。

一、前言
味丹多喝水公司與內埔農民爭地一事,在九月十三號味丹公司提出撤資聲明稿後,看似圓滿落幕。但是味丹公司單方面的聲明稿並沒有確切的效用,南投縣政府表示未來仍會以工業為優先,繼續招商進駐內埔國有地。「農地農用」的概念被列於經濟產值之後。六年來,內埔農民無法取得租耕地的合法性,被扣上佔用國有地的帽子,還要擔心多年來的心血付諸東流。今晚邀請到內埔農友思廣、內埔農業後援會青年代表引言,重新思考內埔農地的使用課題。

二、內容摘錄
思廣和逸萍十年前回到內埔嘗試種植食用花卉,在內埔國有地上種植食用玫瑰花。六年前,為取得耕地合法性,向縣府提出租地申請。縣府起初允諾,卻在親自勘地後發現與舊地圖有誤差,又改口拒絕。這塊占地兩甲左右的農地多是私下耕種的老農民,或者像思廣一樣,選擇支付「土地佔用補償金」,並追溯清償過去五年來的罰金,暫時得以繼續耕種。

農地的危機仍未解除,縣府表示支付「土地佔用補償金」並不代表合法承租農地,政府仍有權收回土地使用權。六年來,小農與縣政府、財團周旋,兩面作戰,不少老農友選擇退讓,連議員也一面倒向支持工業設廠,對農民沒有明確的交代,只能虛應其事。

章思廣(右)、郭逸萍(中)這對夫婦原本只想單純的作農,沒想到因農地問題,長期與官方、財團周旋。(柏原祥攝)
章思廣(右)、郭逸萍(中)這對夫婦原本只想單純的作農,沒想到因農地問題,長期與官方、財團周旋。(柏原祥攝)

縣府配合「興辦事業計畫」將農地劃分成三塊,居中的0.5公頃規畫為工業預定地,正好通過免環評的門檻,積極招商進駐;另0.8公頃預計做為未來擴廠用地;其餘1公頃多則畫為「原住民博物館」用地。
九月十三號味丹公司提出撤資聲明稿,縣府人員卻未能兌現「味丹撤資就開放農地承租」的口頭承諾,不放棄招商計畫,仍將農業列於工業之後,農業的價值被貶損,農民無力維護生存權益。
除此之外,農民也擔心味丹公司捲土重來。味丹公司於內埔地區現有的水工廠占地約五百坪,而實際登記使用權僅六十坪。加上設廠已有二十年,正是需要物色新廠地時。味丹為何撤資、是否重新進駐不得而知,加上縣府不能給農民承諾,更讓內埔農民不安。

長達六年的僵持讓許多保守的老農民倒向「拿錢走人」一路,其餘的年輕農友儘管堅持理念卻得承受各方壓力。「內埔農業後援會」青年將深入內埔採訪,廣納更多農民的想法,補充更有助益的資訊。

埔里研究會─農地農用課題 內埔農地爭議(下) 

Comments

@報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opy Protected by Chetan's WP-Copyprot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