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1224-edu01

 

【記者柏原祥/埔里報導】「多喝水」企業與農民爭農地事件暫時落幕後,一群關心台灣農業未來的暨大師生組成「內埔農業後援會」就近觀察內埔社區農民的生活,並以紀錄片或簡報的方式,告訴各界「台灣的的農業發生什麼事?」,廿三日還至農友廖志寬家中舉辦分享會,強烈寒流伴隨細雨,農舍裡發出溫暖的微光。

此次分享會共有七位同學發表,題目分別為吳宗澤─田埂間的心靈導師;陳宜文─行經工程師與農夫的岔路;劉力華─溫暖、豪爽的專職農夫;王子健─堅持理念勇於追夢的玫瑰夫妻;鄭仲信─埋頭耕種:平易近人的農夫;李欣樺-親切溫和的老實農夫;張森葳─一對夫妻擁地耕地的堅持。

由暨大師生組成的內埔農業後援會在農友家中發表訪調成果。(柏原祥攝)

由暨大師生組成的內埔農業後援會在農友家中發表訪調成果。(柏原祥攝)

有別於學術論文埋首研究室的探討方式,學生們實際進到農村,瞭解內埔地區農業發展的問題所在,總召集人張森葳指出,她無農業生產經驗,過去的想像來自官方或媒體,進到農村後發現,農地在開發主義下,成了交易的商品,農民與土地有濃烈的依存關係遭到衝擊,遂於其他六位同學合力做深入的訪調。

分享會的地點選在農友廖志寬家中,師生們在農家外頭搭起了遮風擋雨的簡易帆布棚架,播放紀錄片或簡報分享自身的觀察,並拋出農民們需要工廠嗎?農地農用的挑戰、政府制訂農業政策的思維、農民如何看待農業政策、農村人口外流等議題做出討論。

由暨大師生組成的內埔農業後援會在農友家中發表訪調成果,連關心議題的出家人也前來參與。(柏原祥攝)

由暨大師生組成的內埔農業後援會在農友家中發表訪調成果,連關心議題的出家人也前來參與。(柏原祥攝)

參與學生指出,親身訪調之後,終於能夠瞭解大埔農地事件、相思寮農民北上陳情、山楂腳老農婦自殺的背景,台灣的農業成了開發主義的犧牲品,但人民應該問問,去工廠、高科技廠上班,真得是幸福嗎?糧食危機下,農業的價值會輸工廠嗎?

參與討論的農村陣線聯盟許文烽表示,農業是社會的安全網,工業生產基地外移、經濟衰敗、失業率竄高之際,務農,至少能讓願意付出勞力的人換取溫飽,台灣農業的未來是如此重要的議題,可是主流傳媒卻很少關切,不過在埔里見到一群青年人關心台灣的農業,看見了台灣的希望。

農鎮聯盟紀錄片導演許文烽(右),也前來參與內埔農業後援會訪調成果報告,並發表看法。(柏原祥攝)

農鎮聯盟紀錄片導演許文烽(右),也前來參與內埔農業後援會訪調成果報告,並發表看法。(柏原祥攝)

暨大水沙連行動辦公室執行長楊志彬表示,天氣這麼冷,還飄著細雨,卻看到農民、學生、在地議題新聞平台pulilife.com、農村陣線聯盟、甚至關心議題的出家師父共同參與討論,並闡述對農業的期待,台灣的農業需要更多公民共同來關心,這次分享會,是個重要的起步。

事件背景概略:生產「多喝水」瓶裝水的味丹企業旗下的群岳企業為了擴建廠房,向南投縣政府申請農牧用地變更為工業用地,提高產量,提升礦泉水市佔率,但此舉排擠到數位向縣府承租農地耕作的農民,事件四個月前經公民媒體報導,抵制產品的聲浪一波接一波,味丹最後放棄開發,農地還租於民。

 

事件背景連結: 「多喝水」滅農?財團爭農地,玫瑰與茭白筍小農何去何從?